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傲神武尊->第二十章神秘老人

第二十章神秘老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章神秘老人

  时间稍瞬即逝,转眼离开草地已有两个时辰。

  清晨,太阳缓缓升起,晨曦的微光已经笼罩了大地。

  假如站在万仞绝顶之上,俯瞰脚下的土地,神秘的武天山在黎明中露出真容,流云,瀑布,壮阔的山河,所有的画面都呈现出奇异而美丽的色彩:白色、青色、蓝色、紫色、黑色、砂色交错着,宛如一张纵横编织成的巨大毯子,铺向天的尽头。

  在山的一角,赫然一座翠绿山峰冲天而上,在晨曦里,宛如被天神撒上了零散的珍珠,发出璀璨的光芒。

  “呼,呼。”

  在山顶后山一片密林之中,突然间有着一种极为激烈的喘息声传出,视线拉近,只见纯黑的树林之间,一处空地上,一道短小的身影,双手正举着一柄黑斧,小小的身体借助着手臂的挥动之力,不断的上下起伏着。

  此时的秦牧正在尽力想把一棵大腿粗细的铁木砍断,但是两个时辰下来,斧子砍到之处,却只是刚刚裂开一道浅痕。

  一道深度不到一厘米的斧印便是他两个时辰的劳动成果。

  大概是因为长时间砍树没有休息的原因,此时秦牧的身体在挥斧之时,呈现出一些怪异的姿势,这种姿势,却是让他浑身的肌肉,都是一起的运动了起来。

  运动之后,紧接着就是一阵酸痛。

  “此树究竟是何物?怎生的如此坚硬?”秦牧一边埋怨道,一边抹了抹脸上的汗水。

  但嘴里埋怨着,手中却没有停下来,他很有节奏感的挥动着玄铁黑斧。

  半响,铁木之上还只是一道半寸深浅的斧印。

  “宋师兄说一般人要砍三棵,我看砍一棵就得累死人------”秦牧一边埋怨道,手中的斧子一刀一刀的砍着。

  “砰!砰!砰”

  一斧子下去就是“砰”的一声,这还是秦牧第一次见到这种树木,真是树如其名,铁木,铁做成的树木。

  砰!

  又是一斧子下去。

  汗水滴入眼中,被铁木震出来的酸痛感让得秦牧咬紧牙关,他能够感觉到那经过高度的劳累后,浑身肌肉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酸麻于疲惫。很多人在这个时候,都是会选择休息,但是他一想到父亲的死,一想到王城内被囚禁的母亲,秦牧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刷刷刷”斧子在他的手中连续不断的挥动着。

  距离开始砍树到现在,他已经连续工作了三个小时。

  但此时,铁木上的斧印却只是刚刚到达一厘米的深度。

  “不行!我一定要把它砍断!”秦牧微微环视了一下眼前的这根铁木,直径不下半米,心里粗略估算了一下,若不吃不喝,在太阳落山之前还是能将它砍断的。

  秦牧这么想着的时候,仿佛更来劲了。

  一斧,两斧,三斧------

  ------

  “你这么砍下去,自然是很难砍断的------”正当秦牧稍作休息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

  秦牧先是一愣,猛然转过身子,就见一灰衣老者此时就躺在铁木林边上的一堆枯草上,两臂环在脑后,一双透着灵气的眼睛此时正望着远处日出,嘴角正衔着一根青草,神色平静,在他的脑袋边上,则是放着一条灰色的麻鞭。

  老者坐起身来,伸了伸懒腰,秦牧看见老者十指枯长,其右手中指和无名指上各戴着一枚奇怪的戒指,一蓝一紫,在晨光之中闪闪发光。

  秦牧看见那两枚戒指顿时浑身一震,这老者手上戴着的不就是两枚纳戒吗?

  纳戒本是稀罕之物,同时戴着两枚纳戒?这老头究竟是何人?

  老者身穿灰色道袍,满脸白须,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正站一棵大树下,那张布满皱纹的脸庞上,此刻看着秦牧浮现了一丝笑容。

  “您是谁?”

  望着那站在树旁的老者,秦牧一脸疑惑的说道。

  老者不语,走近秦牧,目光在其身上上下的扫视了一下,嘴角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道:“不错,不错,果然是一副练武奇才,只是------”

  “只是死板了一点。”

  “死板?不知老前辈为何这般说?”秦牧停下手中黑斧,饶有兴趣的盯着这位老头。

  老者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只是微微问道:“想必你是武修脉新收的弟子吧?”他说完,冷哼一声。

  秦牧心中一震,这老头是如何得知?

  “老前辈怎么知道?”

  “因为只有玉虚小儿才会让弟子来干这等傻事啊!”老者说完,用眼神瞥了一下秦牧手中的黑斧。

  “------”秦牧顿时无语。

  “师父这是为了给我打好基础,打好基础后才会正式传授武艺------”

  还没等秦牧说完,老者连连挥了挥手,随即不屑道:“砍树就是打基础?武修脉落到玉虚小儿手中,迟早要给他败落了。”

  “你走开。”老者大声喝道。

  秦牧不知所以,却被老头一把推开,就见老者一掌下去,那半米粗的铁木“咔嚓”一声,瞬间折断,而老者的手上还冒着白色的气芒,仿佛冷水浇在热铁上一般。

  “看到了吧,能用掌力击断铁木才是武修的基础,砍断?哼!那叫蛮力!”

  秦牧看到这一幕,心中一震。

  能一掌将铁木击断,这老者掌力已然已然到达了淬体六重道。秦牧看着老者身上因为运气而散发出的元气光芒,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要是我有他那么强就好了!

  老者看到秦牧一脸眼馋的样子,嘿嘿一笑,道:“老夫也有十年不见生人了,你我今天相遇也算是一种缘分,要不改投我门下,省得玉虚小儿浪费了人才。”

  闻言,秦牧乌黑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现在虽然突破了修气瓶颈,可除了一套秦家拳外,再不懂其余半点的招式,与人打架也只会使用蛮力使出秦家拳,心中早已就是对于那些能够让自己战斗力大涨的武功向往之极。

  不过,刚入武天宗,要想学习武艺,所需时间,少则两三年,多则四五载,那母亲岂不是又得多遭受几年罪。

  想到这里,秦牧心中,虽然说是百万个愿意,但是,刚入门就背叛师门改投他人门下,这等欺师灭祖的事,他也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他想了想,道:“老前辈的好意,弟子心领了。”便也不解释,随即拿起黑斧,跨过那棵被折断的铁木,不得不另寻一棵铁木。

  老者见他不领情,不但不生气,反而一笑,道:“哈哈,不错不错!老夫果然没看错人,假如刚刚你答应了,老夫必定会挑断你的筋脉,让你永世不能习武。在武天宗,是容不下这类欺师灭祖之人的。”

  秦牧闻言,浑身一颤,心里一顿后怕,随即摸了摸手臂,看自己的筋脉还是否完好。

  老者又道:“不入我门下也罢,老夫看小儿资质不错,想教点你有用的东西。直到你能亲手击断铁木为止。如何?”

  秦牧看着面前的老者,神情一顿,心想天上还真的掉馅饼啊,没想到今天砸到自己的头上了。但此刻,尽管老者这么说,他还是一脸狐疑的对老者说道:“老前辈是世外仙人,怎么会瞧得起我等小辈。今日想传授我武艺,有何居心?”

  老者闻言,哈哈大笑,道:“小兄弟果然心直。老夫喜欢。今日这徒,老夫收定了----”

  说完,一道箭步上前,一把抓住秦牧,随即身形一闪,两人化作一道长虹,朝后山飞去。

  ------

  当秦牧缓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大山洞,洞中光线充足,洞内正中央是一块长约十丈的石台,洞的正前面是一道石门,石门紧闭。而这个老者此时正站在石台之上,单手背后,一手轻抚白须。

  “此洞号九真洞,是当年武天宗师祖修行之地,已有百年不曾有外人来了,这两百年来,就老夫一人于此修行,今日你我相遇,也是一种缘分,老夫就先把这套七星拳传授与你,小子,看清楚了!”

  突如其来的相遇,又加上突然进入莫名的山洞,然后有有一个莫名其妙的老头说要教一套莫名的七星拳给自己,让得秦牧心中涌上害怕。

  不管怎么样,他终究还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而已。

  嗖!

  在秦牧害怕之间,只听石台之上一道响亮的声音在宽敞的空间里响起,随即一团光影出现在他的眼前,仔细看那光影,竟然是那位老者以极快的速度,挥动双脚,在耍那套他所说的七星拳!

  “天下武学,分九品三乘,一二三为下乘,其后为中乘,七九品则为上乘,我所要教你的,是一种下乘拳法,七星拳!”

  在武魂大陆,所谓武技分层,但最为重要的,还是修武者本身,在真正的强者手下,即便是寻常的一品武技,也是能够具备惊人的杀伤力,修炼者本身实力越强,所施展的武技威力也是越强。

  啪!

  “拳打一气连,出拳如崩山。兵战杀气勇,一灵之气源。源发如洪瀑,拳出似棘箭。”

  石台之上,那道光影突然动了起来,只见其身影闪动,双拳舒展,一套行云流水般的完美拳法,呈现在秦牧的眼中。

  秦牧望着那光影所施展的拳法,眼睛顿时忍不住的睁大了起来,紧接着,一股股浓浓的震惊从眼中涌现,他发现,老者在出拳的时候,身形都会带着周边的空气在随之舞动,一招一式,极为流畅有力。

  “前步引进后步跟,五门六法变化生。七星步奥妙出奇,八开步快马难追。借你力大拨千斤,难逃艺高压人。”

  啪!啪!啪!啪!

  昏暗的白光之中,光影步履如飞,双拳挥动间,恍若流星般的身形,一招一式,施展的畅快淋漓。那种感觉,比起云水城所谓的高手,都要显得更加有气势。

  “飞腾跳跃式中藏,七形连环飞跟上。”

  嗖!

  正在秦牧呆滞般的望着光影,突然,那道光影往天一跃,七道光影赫然出现在半空中!

  “这是怎么回事?”

  秦牧陷入呆愣状态,许久之后,方才看到那七道光影又重新合成了一道身影,一个轰然坠地,当秦牧逐渐的回过神,石台之上,已然笔直的站着一位白须老者,神采奕奕,道貌岸然。

  秦牧皱着眉头沉思,虽说仅仅只是看了一遍,可秦牧却是有着奇异的感觉,这老者所施展的七星拳呈现出的奇特力量,似乎只有魂力强盛,淬体突破九重的修行者才能办到。

  莫非,这老者已然突破淬体九重!

  秦牧想到这里,一脸狐疑的看着那位老者,问道:“您究竟是谁?”

  老者笑而不语,只说道:“方才看清楚了么?”

  “这------”纵然秦牧是位练武奇才,只是这老者出拳速度快之又快,恍如流星般,面对这么强势的拳法,秦牧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哎!你再看一遍------”说完,在秦牧心中年头纷飞之间,那老者又化作一道光影,再度身形一闪,紧接着,又是一套相同的七星拳,开始从头打起。

  望着那如流星般的光影,秦牧难免有些失神,刚开始的惊恐已是不知不觉的消散,他凝聚所有的心神,全神贯注的看着那流动着的身影,小脸上的沉思之色也是浓郁了许多,他无比认真的观摩着这光影的拳法,甚至连那挥拳之间出现的细微弧线都深深记在了脑海中。

  “武修者,在于用气,用气如水,身动则形动,形动则气动,挥拳出掌竭力而为------”

  昏暗的空间里,老者虚渺的声音又至。秦牧观摩了许久,终于是撇开了双腿,拉开架势,开始模仿着老者的身形,缓缓将七星拳施展而出。

  “七星拳,顺气发劲,修炼七星拳,需要运气练功,此拳讲究手掌推气发劲,修炼之时,气到形散,因为每修到一个境界,身形便会多出一重,一重胜一重,威力堪比四品武宗武技。”

  “待到七影全现,才是成功之时。你且看好,将这七式好生记住!”

  “假如这般武技都只是下乘武法,那在此老头眼中,什么武技才属于上品啊!”秦牧目不转睛的望着拳影舞动的老者,一边模仿,一边心中暗暗想道。

  秦牧极为认真的模仿着老者的身形,虽然速度远不及老者,但是其挥拳动身之间,周身空气也在以一种不易察觉的方式,正随着秦牧的身形缓缓流动。

  山洞之中,时间缓缓流逝。秦牧就这样不断的模仿着老者的身形,而在他这般汗水挥洒之下,他的拳法,与那老者,也是越来越像。

  昏暗的山洞之中,两道身影闪动,就如同两只随风舞动的疾云,拳掌舒展之间,破风阵阵。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