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傲神武尊->第二十章神秘老人

第二十章神秘老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二十章神秘老人

  时间稍瞬即逝,转眼离开草地已有两个时辰。

  清晨,太阳缓缓升起,晨曦的微光已经笼罩了大地。

  假如站在万仞绝顶之上,俯瞰脚下的土地,神秘的武天山在黎明中露出真容,流云,瀑布,壮阔的山河,所有的画面都呈现出奇异而美丽的色彩:白色、青色、蓝色、紫色、黑色、砂色交错着,宛如一张纵横编织成的巨大毯子,铺向天的尽头。

  在山的一角,赫然一座翠绿山峰冲天而上,在晨曦里,宛如被天神撒上了零散的珍珠,发出璀璨的光芒。

  “呼,呼。”

  在山顶后山一片密林之中,突然间有着一种极为激烈的喘息声传出,视线拉近,只见纯黑的树林之间,一处空地上,一道短小的身影,双手正举着一柄黑斧,小小的身体借助着手臂的挥动之力,不断的上下起伏着。

  此时的秦牧正在尽力想把一棵大腿粗细的铁木砍断,但是两个时辰下来,斧子砍到之处,却只是刚刚裂开一道浅痕。

  一道深度不到一厘米的斧印便是他两个时辰的劳动成果。

  大概是因为长时间砍树没有休息的原因,此时秦牧的身体在挥斧之时,呈现出一些怪异的姿势,这种姿势,却是让他浑身的肌肉,都是一起的运动了起来。

  运动之后,紧接着就是一阵酸痛。

  “此树究竟是何物?怎生的如此坚硬?”秦牧一边埋怨道,一边抹了抹脸上的汗水。

  但嘴里埋怨着,手中却没有停下来,他很有节奏感的挥动着玄铁黑斧。

  半响,铁木之上还只是一道半寸深浅的斧印。

  “宋师兄说一般人要砍三棵,我看砍一棵就得累死人------”秦牧一边埋怨道,手中的斧子一刀一刀的砍着。

  “砰!砰!砰”

  一斧子下去就是“砰”的一声,这还是秦牧第一次见到这种树木,真是树如其名,铁木,铁做成的树木。

  砰!

  又是一斧子下去。

  汗水滴入眼中,被铁木震出来的酸痛感让得秦牧咬紧牙关,他能够感觉到那经过高度的劳累后,浑身肌肉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酸麻于疲惫。很多人在这个时候,都是会选择休息,但是他一想到父亲的死,一想到王城内被囚禁的母亲,秦牧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刷刷刷”斧子在他的手中连续不断的挥动着。

  距离开始砍树到现在,他已经连续工作了三个小时。

  但此时,铁木上的斧印却只是刚刚到达一厘米的深度。

  “不行!我一定要把它砍断!”秦牧微微环视了一下眼前的这根铁木,直径不下半米,心里粗略估算了一下,若不吃不喝,在太阳落山之前还是能将它砍断的。

  秦牧这么想着的时候,仿佛更来劲了。

  一斧,两斧,三斧------

  ------

  “你这么砍下去,自然是很难砍断的------”正当秦牧稍作休息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

  秦牧先是一愣,猛然转过身子,就见一灰衣老者此时就躺在铁木林边上的一堆枯草上,两臂环在脑后,一双透着灵气的眼睛此时正望着远处日出,嘴角正衔着一根青草,神色平静,在他的脑袋边上,则是放着一条灰色的麻鞭。

  老者坐起身来,伸了伸懒腰,秦牧看见老者十指枯长,其右手中指和无名指上各戴着一枚奇怪的戒指,一蓝一紫,在晨光之中闪闪发光。

  秦牧看见那两枚戒指顿时浑身一震,这老者手上戴着的不就是两枚纳戒吗?

  纳戒本是稀罕之物,同时戴着两枚纳戒?这老头究竟是何人?

  老者身穿灰色道袍,满脸白须,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正站一棵大树下,那张布满皱纹的脸庞上,此刻看着秦牧浮现了一丝笑容。

  “您是谁?”

  望着那站在树旁的老者,秦牧一脸疑惑的说道。

  老者不语,走近秦牧,目光在其身上上下的扫视了一下,嘴角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道:“不错,不错,果然是一副练武奇才,只是------”

  “只是死板了一点。”

  “死板?不知老前辈为何这般说?”秦牧停下手中黑斧,饶有兴趣的盯着这位老头。

  老者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只是微微问道:“想必你是武修脉新收的弟子吧?”他说完,冷哼一声。

  秦牧心中一震,这老头是如何得知?

  “老前辈怎么知道?”

  “因为只有玉虚小儿才会让弟子来干这等傻事啊!”老者说完,用眼神瞥了一下秦牧手中的黑斧。

  “------”秦牧顿时无语。

  “师父这是为了给我打好基础,打好基础后才会正式传授武艺------”

  还没等秦牧说完,老者连连挥了挥手,随即不屑道:“砍树就是打基础?武修脉落到玉虚小儿手中,迟早要给他败落了。”

  “你走开。”老者大声喝道。

  秦牧不知所以,却被老头一把推开,就见老者一掌下去,那半米粗的铁木“咔嚓”一声,瞬间折断,而老者的手上还冒着白色的气芒,仿佛冷水浇在热铁上一般。

  “看到了吧,能用掌力击断铁木才是武修的基础,砍断?哼!那叫蛮力!”

  秦牧看到这一幕,心中一震。

  能一掌将铁木击断,这老者掌力已然已然到达了淬体六重道。秦牧看着老者身上因为运气而散发出的元气光芒,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要是我有他那么强就好了!

  老者看到秦牧一脸眼馋的样子,嘿嘿一笑,道:“老夫也有十年不见生人了,你我今天相遇也算是一种缘分,要不改投我门下,省得玉虚小儿浪费了人才。”

  闻言,秦牧乌黑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现在虽然突破了修气瓶颈,可除了一套秦家拳外,再不懂其余半点的招式,与人打架也只会使用蛮力使出秦家拳,心中早已就是对于那些能够让自己战斗力大涨的武功向往之极。

  不过,刚入武天宗,要想学习武艺,所需时间,少则两三年,多则四五载,那母亲岂不是又得多遭受几年罪。

  想到这里,秦牧心中,虽然说是百万个愿意,但是,刚入门就背叛师门改投他人门下,这等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