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先生总不肯离婚->39.第三十九章

39.第三十九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订阅比例不足,该章节被封印,等待封印时间结束or补订。

  她歪头端详片刻,嘶了声:“感觉这人不太好相处,你能应付得了吗?”

  这位南先生一脸的生人勿近,肯定是个冷性子。

  “没有,他脾气很好,也很会照顾别人的感受。”江景白道。

  真的假的?

  林佳佳怀疑自己眼神不好使了。

  “行吧,既然你对他评价这么高,我也就稍微放心一点点把你‘嫁’出去了。”林佳佳比了个“一点点”的手势,“高冷禁欲配妖艳贱货,至少你们俩在长相搭配上是很能摩擦出火花的组合啊~”

  尽管“妖艳贱货”是披着狐狸皮的小羊羔就是了。

  江景白不是第一回被朋友拿长相开涮,笑着用“乱说扣奖金”调侃回去。

  *

  他们店里神仙一样的人物要结婚了。

  林佳佳本想等江景白走了再爆料给其他店员,顺便商量一下该送什么新婚礼物。

  没想到当天晚上,那位南先生亲自过来了。

  花店临近晋江广场,前有商厦,后有小区,人流量大。

  今天又是周末,不提逛街约会的,就连专程来看江老板的人都比平时多了一倍。

  天色转暗,店里客人不断。

  南钺来时,江景白正被几个年轻人围着咨询周月套餐,见他进来,道了声抱歉便扬笑迎上去:“你怎么来了?”

  南钺真人更显冷峻,站在江景白面前,比他高出将近一头:“我来送你回家。”

  他语速平缓,声线醇厚。

  说话好听归好听,可惜没什么情感波动,配上那副凌厉过头的长相,冷漠得有些不近人情。

  所幸他眼睛足够深邃好看,就这么认真专注地看过来,活像一匹难得温驯片刻的头狼。

  江景白听头狼说完,愣了一下。

  前几天都是两人约好地方一起用餐,南钺饭后送他回家,还算说得过去。

  今天下午他拒绝南钺邀请时,也简单解释了晚上的情况。

  没想到对方为了送他,竟然特意跑来一趟,而且估计还是白跑一趟。

  江景白面露歉意:“店里比较忙,我脱不开身,可能会很晚。”

  他的意思是让南钺先回家。

  南钺像是早有预料,略一点头:“没事,我等你。”

  不待江景白劝阻,后面竖耳朵听动静的店员一齐起哄:“店长去约会吧,店里有我们呢!”

  “想追我们镇店之宝,光送回家不行,还得多买我们的花!”

  “买完花如果能请店员吃饭,还会收获一大批神助攻!”

  这话一出,店员们纷纷大笑。

  江景白本想端出店长架子,让他们不要胡闹。

  南钺却在店内环顾一周,看到礼盒现货被人选购一空后,从钱包取出一叠现金按上柜台,嘴角提起一点弧度:“下次补花,这次先请你们吃饭。”

  “南钺。”江景白叫他。

  南钺回头笑说:“总要请他们吃饭的。”

  “哇哦——!!!”

  店员们一见店长没反驳,顿时一阵欢呼。

  江景白平时任他们皮惯了,眼下也拘不住。

  他生怕猴孩子们再扯些有的没的,叮嘱了林佳佳几句,赶紧拉着南钺往外走。

  等两人离开,喜欢江景白的人憋不住了,找林佳佳试探:“刚刚那个,是江老板的追求者?”

  林佳佳同情地看着这位还没开战就被宣告战败的客人:“不,那是江老板的老公。”

  *

  今晚接到几个要求严格的订单,店员们能力有限,江景白只能亲身上阵,忙到现在还没吃饭。

  南钺带他去了一家粤菜馆,落座后慢慢悠悠地倒着茶水,让江景白点餐。

  粤菜精细,每盘菜量不多。

  江景白点了一荤一素,把菜单递给南钺。

  南钺反推给他:“我没有忌口,你点就好。”

  江景白只好又补了两道,将菜单交还到服务生手中。

  “再来一盅椰汁冰糖燕窝。”南钺说完看向江景白,“你好像很喜欢淮扬菜里的松仁玉米。这个也是甜口,很适合当饭后甜点。”

  江景白小饮一口茶水,笑了。

  南钺从来不为了气氛格调挑选某些徒有虚名的高级餐厅,说带他吃饭,势必让他吃得轻松又舒心。

  从周一到现在,八大菜系已经吃了六种。

  每家菜馆都充斥着浓浓的人间烟火气。

  旁边隔间坐着和和美美的一家三口,欢声笑语间或飘来,江景白恍惚觉得,自己和南越真的是以家人的身份过来用餐。

  菜品很快上桌。

  南钺推荐的燕窝色泽晶透,清甜润口,江景白果然十分喜欢。

  “说起来,我大学的食堂也有师傅常做粤式早茶。”江景白边吃边和南钺闲聊,“虽然肠粉什么的味道一般,不过艇仔粥倒是非常好吃。”

  南钺剥了一只白灼虾,挂到他的酱碟边:“艇仔粥?”

  “嗯。”江景白有来有往,给他再添一小碗燕窝,“以后如果要去广东玩,我们可以去尝尝正宗的茶点。”

  南钺默默把艇仔粥在心底记了一遍,又往他酱碟边挂了一只虾:“好。”

  两人用过晚饭,南钺依旧驱车送江景白回家。

  江景白坐在副驾,系上安全带抽了抽鼻尖,闻到一股好闻的混合花香。

  蔷薇,玫瑰,紫罗兰,好像还有一点洋桔梗。

  他来时也闻到了这种香味,那会儿他以为是自己刚从花店出来,衣服上的味道没散。

  现在看来,显然不是。

  江景白就着路灯打量南钺车上的香氛:“这是混合花香的吗?味道好自然。”

  他还是第一次闻到,简直像坐在鲜花堆里。

  南钺按在方向盘上的手僵了一瞬,含糊“嗯”了一声。

  江景白正专心分辨究竟有哪几种花香,没注意到南钺的底气不足。

  半个小时后,南钺将车停在单元门附近的停车位,和江景白一起下车。

  江景白照常和他道别:“今天麻烦你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