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大梦主->第四百二十章 泾河龙王

第四百二十章 泾河龙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嘿嘿,别白费力气了,这桃符真名为‘锁仙符’,神仙来了都难逃,虽说是夸大之语,不过用来镇压抽干你这小小辟谷修士,那也是绰绰有余了。”胡庸察觉到了沈落的抗拒,却根本不在意,出言讥讽道。

  “你到底要做什么?”沈落神情已经恢复平静,开口问道。

  “我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呢,看来也不过是有些猜测罢了。反正还需要点时间,就让你做一个明白鬼。这池塘乃是一处阴冥封印,底下镇压着的乃是泾河龙王之魂。其当年死时精魂不灭,冲天怨念已然积攒日久,如今封印松动,我便要以你们的精血为祭,将它释放出来。”胡庸先是一阵诧异,随即颇为自得道。

  沈落闻言,便知此事非同一般,龙魂所化冤鬼,一旦突破封印出来,其破坏力可不是区区鬼将或者鬼王所能比拟的。

  “怪不得此处怨念如此之深,阴煞之气如此之浓。”沈落沉声说道。

  “说起来,老夫到有些好奇,你也并非几人中修为最高之人,为何在同样使用了御煞符的情况下,反而只有你一人能察觉到异样?”胡庸有些好奇道。

  “原来你那阻隔阴煞怨气的符箓叫御煞符,可惜我神魂强大,远超常人,感应得到并不奇怪。”沈落一边尝试暗运无名法诀,一边随口胡说道。

  事实自然并非如此,他连凝魂期都未到,神魂再怎么也强大不到哪里去,真正让他能够发现这些端倪的,实际上是他体内吸收的敖弘的龙族精血。

  正是这强大的血脉力量,让他感应到了泾河龙王怨魂的存在,从而发现了诸多异象。

  “这件事是你自己所为,还是聚宝堂所为?”沈落眉头微皱,问道。

  “哼!一个死人,不用知道那么多。”胡庸目光微微一闪,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

  其话音未落,忽然有几声凄厉的嘶喊声,接连传来。

  沈落扭头望去,便看到同样被禁锢在原地的吕合四人,此刻竟然都是满眼血红,面容狰狞扭曲,看起来仿佛已经陷入癫狂。

  “呵呵,看来时间差不多……咦,为何他们受怨念侵蚀,神智已失,你却还安然无恙?奇了怪哉……”胡庸一阵疑惑道。

  此刻,沈落的识海当中同样翻江倒海,只是尚未有神智失守的迹象,不过他自身的法力和气血之力仍在快速流失,可法力催动却依旧毫无进展。

  就在胡庸惊讶之际,地上的三支龙涎香终于燃烧殆尽,最后一缕烟气飘散开来。

  紧接着,一连串的“咕嘟”之声响了起来。

  那座不大的池塘,顿时像是煮开了锅一般,剧烈沸腾着,冒出一个个气泡来。池塘正中的莲花荷叶,也像是被煮熟了一样,竟是同时变作了赤红之色。

  隐约间,沈落仿佛听到了一声龙吟嘶鸣,那座池塘下方随之便传来一阵异动。

  “轰”的一声闷响,大地随之猛然一颤。

  池塘内的水浪翻滚更加剧烈,丝丝缕缕浓郁的黑色血雾开始从中外溢而出,沈落只是一眼望去,体内气血翻涌就变得狂暴,整张脸都泛起赤红之色。

  胡庸看着眼前这一幕,也不禁吐了一口唾沫,有些紧张起来。

  他赶紧一步走上前去,单手一掐法诀,朝着池塘前那朵由沈落几人法力和气血之力凝成的血色红莲一指,继而勾手一引。

  那朵血莲立即飞速旋转起来,从中传出一股强大无比的吸引之力。

  “啊……”

  只听一声凄厉嘶吼,从林青口中传出,其浑身气血如同开闸洪水一般疯狂涌出,原本就有些苍白的肤色瞬间变得煞白,紧接着收缩干枯,变得青黑一片。

  他的惨呼没持续多久,就随着最后一点血气被榨干,而戛然断开。

  紧随其后,云娘周身气血也立即狂涌而出,不多时也变成了一具干尸。

  ……

  木火土金水,按照五行相生的顺序,这几人会一个接一个被抽干气血,等到沈落的气血之力和法力也被尽数吸干之际,便是封禁被打开之时。

  不一会儿,吕合变成了一具干尸,金顿的凄厉嚎叫也响了起来,下一个就是沈落了。

  “不,不能就这么死了……”

  沈落心中狂呼,已经顾不得运转的是无名功法,还是黄庭经了,只是在那一瞬间,终于有一丝法力回应了他的调动,流入了胸前的小雷符中。

  “滋啦”一声电鸣!

  一道雪白雷光从沈落胸前炸响,迸射出的电丝如团花一般在他胸口绽放。

  沈落只觉得一股强烈电流直穿心脏,令他的呼吸和心跳,都停顿了一息。

  但紧接着,胸口处一阵强烈剧痛传来,那块仿佛嵌在其胸前的桃符,终于“啪”的一声,摔落在了地上。

  沈落重获自由了!

  五行破禁阵,金木水火土缺一不可,沈落这一处阵脚倒下,整座大阵瞬间崩塌,那朵集合了吕合四人血气和法力的血色红莲,眼看着就要崩散开来。

  “不……”胡庸见状,立即摘下腰间酒葫芦,托底一拍。

  葫芦表面顿时浮现出打量符纹,朝着血色红莲飞了过去,葫口处喷出一抹青色光芒,将那朵血色红莲一卷,直接吸入了葫芦当中。

  胡庸怒目望向沈落,眼中怒火几欲喷出,他怎么也没想到,原本十拿九稳的破禁大阵,竟然会毁在了一个区区辟谷中期修士手上。

  “沈落,敢坏我大事,你找死……”胡庸歇斯底里喝道。

  其身形立即一转,单手一抬,五指一分的直抓向了沈落。

  沈落在脱身的瞬间,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已经转身逃跑了。

  其双腿上不知何时,也已经贴上了两张神行甲马符,此刻正燃烧着两团灰烬缠绕在小腿上,带着他朝来时的方向疾掠而去。

  然而,还不等他跑进树林,身后已经风雷之声大作,一只大手凭空出现在了他的肩头上方,作势就要一把扣下。

  千钧一发之际,沈落身形一个急停,脚下一阵月影散落,竟是施展了斜月步,一个折身后又朝着另一个方向闪避了开去。

  只是他才刚跑出数步,不知施展了何种手段的胡庸,就再次追到了他的身侧,又是一手探出,五指如钩一般朝他肋下抓了过去。

  沈落只能匆忙一翻身,凭借身法再次躲避开来,又换了一个方向冲刺。

  然而,不管他怎么闪避,却始终无法摆脱胡庸,硬是被其阻拦在那方圆不过百丈的裸土区域,无法逃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