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种田之流放边塞->96.雅间密谈

96.雅间密谈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为何停下了?”裴文沣坐在马车里,原本正在闭目养神,猝不及防,被颠簸得险些往前栽倒。

  “大人,前边儿有耍猴戏的,热热闹闹,堵住路了。”众捕快策马高呼,甩着鞭子吆喝开路,驱散阻路人群,却发现对面有一队车马——

  双方照面一打,同在赫钦县衙当差,捕快与衙役之间,彼此相熟,顿时乐了,嚷道:

  “哟?原来是你们啊!”

  “嘿,真巧,各位捕爷怎么在这儿?”

  “还能做什么?无非抓捕犯人。”为首的捕快问:“看你们一身灰,忙些什么呢?”

  衙役答:“还能忙什么?无非侍弄庄稼。”

  他乡偶遇朋友,庄松自然高兴,骑着马小跑过去,素有交情的几个捕快见状,交口称赞:

  “好些日子没见面,庄爷的骑术,越发精湛了。”

  “果然‘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文武双全呐。”

  庄松苦练骑术年余,心里不免得意,嘴上谦虚表示:“哪里哪里,与你们比骑术,我差远喽。”他打量捕快身后的马车与囚车,心思一动,明知故问:“不知那马车里头是谁?”

  “是裴大人。”捕快一路奔波,累得汗流浃背,随口抱怨,“唉,这趟的嫌犯十分狡猾,我们没日没夜地追查好几天,才逮住了人。”

  庄松眼睛盯着马车,嘴上说:“辛苦了,多亏诸位雷厉风行,老百姓才免遭罪犯伤害。”他迅速打定主意,笑道:“既然遇见了,我得同裴大人打个招呼,不然怪失礼的。”

  “没错,是这个理儿!”几名捕快会意,勒转马头,涌向马车。

  庄松自幼苦读,满腹圣贤书,一贯遗憾仅有秀才功名,暂未能博取举人名头,故深切羡慕年纪轻轻便金榜题名的裴文沣。

  况且,裴文沣极少端高架子,温文尔雅,平易近人,在赫钦县衙人缘不错。

  因此,庄松非常乐意亲近,为表尊敬,他下马步行,谁知才走到车前,尚未吱声,帘子便被掀起,年轻俊雅的州官端坐。

  裴文沣神态温和,微笑问:“这位不是庄主簿吗?久违了,别后一向可好?”

  啊呀,他竟然记得我!我常年在外办差,鲜少回县衙露面,一介主簿,竟受到上峰的亲切问候!

  庄松一呆,简直受宠若惊,急忙拱手,“多谢裴大人关心,托您的福,卑职一应如常。唉哟,看您似乎瘦了些,想是公务繁忙操劳所致,最近身体可好?”

  裴文沣久久地水土不服,县衙上下皆知。他悄望对面马车,随和答:“这大半年,我几乎跑遍整个县,总算适应了西苍水土,胃口一开,身体就无恙了。”

  “公务固然要紧,大人也该保重身体,因公整天东奔西走,委实辛苦。”庄松心悦诚服,站在车前与之攀谈。

  与此同时,另一辆马车。

  翠梅放下窗帘,缩回车里,笃定告知:“我看清楚了,是表公子!”

  “巧了,居然真是他。”

  姜玉姝纳闷眺望对面,颇为好奇,“瞧,那马车后跟着一辆囚车,囚车里关着两个人。”

  “表公子主管巡捕缉盗,那俩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翠梅撇撇嘴。

  姜玉姝放下帘子,坐直了,皱眉说:“亲戚之间碰见了,理应问候一声,不过……”她顿住了,迟疑不语。

  “不过什么呀?”翠梅眼珠子转了转,小心翼翼地问:“姑娘是不是怕见了面尴尬?”

  姜玉姝略一思索,为免节外生枝,飞快作出决定,正色答:“倒不是怕尴尬。唉,你看看我,”她捧着肚子,为难地说:“行动不方便,街上又拥挤。这样吧,你出去告诉邹贵,让他跑一趟腿,替我向表哥问声好。”

  “哎,好主意!我马上去办。”翠梅偷偷松口气,唯恐派了自己去,今时不同往日,她一见表公子就发憷,弯腰打起帘子,交代邹贵办事。

  连岗是个小镇,跑江湖的一家子当街卖艺,敲锣打鼓,时而舞刀弄棒,时而耍猴戏,命令猴子作揖讨钱,逗得围观百姓哈哈大乐,拍手喝彩。

  喧哗中,不消片刻,邹贵去而复返,跳上车,隔着帘子禀告:

  “我按夫人的意思给裴公子问了好,他也回了问候。另外,他说‘恰是晌午,一齐用午饭’。”

  “啊?”

  姜玉姝一惊,未及反应,庄松便策马返回,吩咐道:“快,跟着裴大人。他们尚未用饭,有缘巧遇,裴大人慷慨,请咱们吃午饭!”

  上峰请吃喝,底下人焉有不乐意的?

  庄松一声令下,众衙役眉开眼笑,立刻策马赶车,尾随裴文沣一行。

  马车摇摇晃晃,姜玉姝一把掀起帘子,正欲询问,却听庄松愉快说:“哈哈,这顿饭,我们沾了你的光了!裴大人主要是照顾亲戚,顺带叫上我们。”

  众衙役乐呵呵,附和着道谢。

  姜玉姝暗叹,无法改变局面,只得咽下败兴话,转而说:“什么沾光不沾光的?大家认识,所以裴大人才一块儿请了。”

  两拨人马浩浩荡荡,停在镇上最大的食肆前,下车下马。

  裴文沣站定,吩咐道:“你拿主意,咱们有公务在身,别上酒,省得酒徒醉醺醺坠马。”

  “是。”蔡春管钱袋,办惯了这种差事,一溜小跑,熟练与掌柜商议菜色。

  吴亮垂手侍立,作为知晓来龙去脉的亲信小厮,莫名比正主更紧张,小声说:“公子,表姑娘走过来了。”

  “你慌什么?我又不是瞎子,看得见。”裴文沣镇定自若。他表面稳站如松,实则心潮激荡,目不转睛,第一眼看她的脸,第二眼审视其肚子——

  奇怪,不说有喜了么?她怎么没显怀?

  莫非……大夫诊错了?

  霎时,裴文沣精神一震,不由自主地狂喜!

  然而,翠梅搀着姜玉姝,邹贵尾随,三人靠近。当姜玉姝站定时,忽一阵秋风袭来,刮得她宽松衣裳往后扯,显露微凸的肚子。

  裴文沣眼神一变,由喜转悲,刹那间大起大落,既黯然,又恼怒,打从骨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