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位面之狩猎万界->第一百二十二章 各方反应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各方反应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黄少宏和项少龙从巨鹿侯府出来,便借助狮王休玛的迅捷,迅速隐入夜色之中。

  他把项少龙送到乌家附近,让其回去与乌应元商量对策,而自己则迅速赶回墨者行会。

  由于项少龙如今还没有入主乌家,只是乌家的门客兼未来女婿而已,所以黄少宏只让他把长街遇袭的事情告诉乌应元,至于赵穆的死,则坚决不能对任何人透露。

  项少龙也知道事关重大,所以回到乌家将杀赵穆之事隐瞒不说,只说与黄少宏在长街之上受到伏击,斩杀敌人数百众,其中为首之人似乎是城守乐乘!

  乌应元一惊,连忙去找父亲乌氏倮商议。

  乌家家主乌氏倮听完项少龙的讲述也是震惊不已:“这怎么可能?那乐乘是巨鹿侯的爪牙,是极有实力的将领,在我赵国只排在大将军廉颇和李牧之后,他带数百人伏击你们,竟然被射杀当场?”

  乌氏倮虽然震惊无比,但略一思忖又找不到项少龙欺骗他的理由,更何况这样的事情一查便能清楚,完全没有必要说谎。

  他转向儿子乌应元道:“快让人去现场看着,若此事是真,一定要留住那乐乘的首级,明日一早咱们就入宫与王上面前讨个公道,我乌家的孙女婿可不是让人白欺负的!”

  乌氏倮说话的时候,看向项少龙的眼神精光一闪,心中暗忖:“此事若真,这人便是乌家未来的依靠,若假,任凭廷芳再如何喜欢,也定要其不得好死!”

  不说乌家之人如何部署,单说黄少宏回到墨者行会,元宗察觉到他一身杀气和其身上隐隐的血腥之气,忍不住问道:

  “主公,出什么事情了,那些和你前往赵宫赴宴的墨者呢?”

  黄少宏也不隐瞒,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元宗是他想要培养的人才,以后也是帮助他打理墨者行会的左膀右臂,对于这位虔诚的墨者,他还是有足够信任的,倒不用隐瞒。

  元宗听到黄少宏诛杀城守乐乘和不计其数的杀手之后,也是感到震惊无比,不敢置信。

  可等到第二天乌家因为其孙女婿项少龙,受到‘城守将军’乐乘伏击一事而大闹朝堂之后,墨者钜子黄少宏诛杀城守乐乘等数十骑,又以弓箭射杀死士剑手三百余人的消息迅速传开。

  自此不但墨者行会自元宗以下,都将黄少宏视为神灵,便是整个邯郸上下也都知道赵国出了一个力压剑圣曹秋道的人物---剑神黄少宏!

  而且这位剑神的战绩更为传奇,不但是剑神,也是弓箭之神,经事后城防军统计,黄少宏当晚射出二百八十九箭,但却射死三百六十七人,多出的那些都是一箭双雕的射术,箭不虚发不说,还有不少的赚头。

  虽然许多有常识的人,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心存质疑,那神乎其神的箭术也就罢了,暂且不提,但怎么可能有人能够连续开弓两百余次呢?简直是颠覆认知和常理的事情。

  可事实就是如此,不容置疑。

  黄少宏长街之战与赵国出了神兽狻猊这两件大事,轰动天下,就连巨鹿侯赵穆遇刺身亡的消息,也被压制的没有在民间掀起半点波澜。

  不过赵王还是对赵穆和赵雅的死大发雷霆,同时迫于乌家的压力,他不得不派人彻查乐乘带人伏击墨者钜子和赵穆之死这两件事。

  其实所有人都猜到,黄少宏和项少龙两人在半路被劫杀的事情,肯定是巨鹿侯赵穆指使的,不然为什么两人初入邯郸不久,刚得罪巨鹿侯就被人半路劫杀?

  而巨鹿侯赵穆的死,怕是多半和这位墨者钜子也脱不了干系。

  孝成王其实也是知道这一点,但对黄少宏他还没想好应该怎么处置,恨是一定恨的,杀了他男人和妹子,不恨才怪。

  但第一对方是他亲自册封的‘剑神’,头天册封,翌日就抓起来,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脸么。

  第二,也没有证据是这两位做的,若是别人他也不需要证据,直接抓了就是,可这事牵扯乌家,一个弄不好必成祸患。

  第三,黄少宏有神兽狻猊,孝成王是希望将这尊神兽留在赵国,作为赵国的护国神兽,而这其中的关健就是黄少宏。

  赵雅和赵穆的死他虽然恼怒,但最是无情帝王家,逝者已矣,孝成王已经考虑对自己有利事情了,所以他让人彻查这两件事,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当然若是有机会这仇他还是要报的。

  这一派人彻查可不要紧,结果出来之后,把孝成王自己都吓了一跳,所有证据表明,乐乘这个城守将军,就是受巨鹿侯赵穆指派,带着数十亲兵和其圈养的死士在半路上伏击黄少宏和项少龙两人。

  联想黄少宏和项少龙在宫廷宴会上给赵穆难看的事情,这件事就不难解释了。

  这些还都不算什么,真正吓到众人的还在后面,奉命彻查的官员在巨鹿侯府搜出赵穆与楚国春申君来往的绢布书信,从书信上看,这位赵国的巨鹿侯竟然是楚国派出来的间谍,而且竟然是春申君的私生子。

  据说孝成王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把桌案都掀了,堂堂君王第一次搞~基就被敌国间谍给上了,这特么传出去还要不要做人了。

  除了这些通敌的信件之外,还在巨鹿侯府发现数个位于地下的暗室,里面一间暗室里堆满了金银财宝之外,其他几个暗室中,存放着数千套的盔甲和兵器。

  细思恐极、不寒而栗啊!

  上至孝成王,下至文武百官无不变色,赵穆这是要干什么,恐怕不止当个间谍那么简单吧,联想城守乐乘是他亲信的事情,赵王和这些大臣们才知道他们的性命怕是早就操控在了这位巨鹿侯的手中。

  只要赵穆举旗造反,有乐乘那两营守城兵卫之助,怕是一夜之间就能改天换地。

  孝成王掀了桌子之后,在朝堂上咆哮着:“查,给我查,所有人都要查,将别国的间隙、探子统统查出来,全部问斩!”

  别说这一番暴风骤雨般的严查,还真查出不少别国的探子来,这些人都托了巨鹿侯赵穆的福,比常人少奋斗了许多年,提前给人生画上了句号。

  黄少宏和项少龙当街受到赵国城守将军刺杀,作为补偿,赵王先是下令将巨鹿侯府改建为‘龙子宫’册封墨者钜子黄少宏为护国剑神,册封狮王休玛为护国神兽。

  然后孝成王又亲自给项少龙和乌廷芳两人主持了婚礼,一时间黄少宏和项少龙两人可谓极尽殊荣。

  而黄少宏长街血战的消息传到其他诸国,各方也反应不一,但大多数人都是不信的,生出了赵国方面是自吹自擂的想法,目的就是捧了一个剑神出来对抗齐国的忘忧先生。

  甚至于许多人都觉得可笑之极,哪有人能连续开弓二百余次,而且箭不虚发还射死三百多人,这不是扯淡吗。

  当然各国为了不让赵国专美于前,都派出各国剑术好手,前往邯郸,名为恭贺实为挑战。

  某夜,魏国大梁的雅湖小筑中,一位拥有修长曼妙身段,肤若凝脂,比那乌廷芳还要绝色美貌三分的少女,正与一个相格清奇,恍若神仙中人的中年男子相对而坐一同夜观星象。

  那绝色少女忽然想到什么,莞尔笑道:

  “邹先生,你听说赵国剑神之事了么,开弓两百余次,这样有违常理之事也能传扬出来,没想到天下还有这样可笑之人!”

  被称为邹先生的人正是战国末期的玄学大师邹衍。

  听那少女所说,邹衍却是摇头笑道:“这可不一定,嫣然还记得我千日所说,那颗新星的事吗?”他说完一指天上星斗,那里有两颗星辰极为耀眼。

  这被叫做嫣然的少女,有着纤幼的蛮腰,修美的玉项,洁白的肌肤,辉映间更觉妩媚多姿,明艳照人,正是闻名天下的才女,有天下第一才女,第一美人之称的纪嫣然。

  纪嫣然听到邹衍如此一说,不由得眼睛一亮:“先生是说那颗有可能是明主的新星,就是这位赵国剑神么?”

  邹衍闻言摇头叹道:“天意难测啊,就在前些天,在赵国上空忽然出现另外一颗耀眼的新星,这颗新星,星芒璀璨,压制了整个天际,让代表七国的星辰全都黯然失色,就连之前那颗我以为是明主的新星也依附在这可耀眼新星的旁边!”

  纪嫣然美目中闪过华彩,睫毛呼扇了两下,忽然开口道:“听说安厘王派龙阳君出使赵国,想要挑战赵国剑神,不如先生与嫣然也同去看看热闹,顺便瞧瞧这颗最亮的星星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怎么样?”

  便在同一时刻,齐国稷下学宫中,有剑圣之称的忘忧先生曹秋道,在听到弟子忿忿不平的汇报此事时,莞尔一笑,轻叹道:“多么希望这消息是真的啊,为师的剑已经寂寞许多年了!”

  虽然如此说,但看曹秋道的表情,显然也是不信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