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第一百五十三章 宁死不放开

第一百五十三章 宁死不放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回到办公室,傅子琛并没有即刻坐下,而是笑着对她说道,“你等我,我给你到茶水间泡杯咖啡。”

  “不必了——”唐洛然还来不及拒绝,他就已经转身离开,但在走出办公室不久,他就停下脚步,拿出手机给江瀚臣打电话。

  “如果我出了什么事的话,你一定要保护好洛然。”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有事,而他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也不过是陌生人,离不离开也无所谓。

  只要他乖乖中招,那些人就不会拿唐洛然当作诱饵。

  “你什么意思?”江瀚臣显然不明白他话中的含义。

  但傅子琛知道自己没办法再多透露,他蓦地苦笑一声,轻声喃喃,“总之洛然就拜托你了。”

  说罢,他挂断电话,又发了短信给陆梓豪,然后将手机关机。

  虽然不敢百分百确定,但他想这次打电话来的人就是之前那么多事情的幕后主使,若真是这样,他也大概明白了对方的动机——所谓复仇,就是要了他的命。

  这么想着,傅子琛又转头看向身后,确定没有人接近唐洛然所在的办公室,才急忙忙往茶水间走。

  傅子琛一回办公室,一言不发地将咖啡放到办公桌上,就自动退到一边,坐在椅子上,自顾自地拿起那本书,翻开至分页处,专心查看。

  而唐洛然本想拒绝,却又被他这种态度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索性也不发声,端起咖啡轻啜一口——糖跟奶精都加得刚刚好是她喜欢的口味。

  说来真是奇怪,连她都忘了是在什么时候在他面前暴露出自己各方各面的习惯跟爱好,他却记得一清二楚。

  这样竟然让她有些难堪。

  还是做不到完全无视他的存在,唐洛然放下咖啡,咳了两声,装作不经意地问起,“今天打电话给你的人是谁啊?看你好像很在意对方的样子?”

  问得拐弯抹角,其实她就是想问打电话给他的是不是尹姿。

  “嗯?”傅子琛像是很惊讶她突然这么问,不过很快也反应过来,轻笑道,“你怎么突然在意起来?只是打错号码了,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我才没有在意,只是好奇。”唐洛然绷着脸,扭头瞪了他一眼。

  他也不介意,顺着她的意点头,纵容她的任性。

  心头一暖,唐洛然直觉在这里待不下去,干脆起身,“我到楼下药房拿药,你就不要跟过来了,免得我心烦。”

  然而傅子琛根本把她的话当作空气,还是时刻跟在身后。

  楼下大厅的人熙熙攘攘,几乎要把他们淹没,偏偏唐洛然又走得很着急,像是恨不能将他狠狠甩在脑后,不得已,傅子琛只能将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

  傅子枭能贴紧唐洛然,恨不能有分身来保护她,但他很快就注意到,每次他离唐洛然近一点,就会有一束红外线对准对准他们。

  顺着红外线看去,只见那个在楼上看到的身穿皮夹克的男人手里拿着把枪躲在暗处,并把枪口对准了他,由于这里人多,男人不得不开启红外对准功能。

  傅子琛并不认识这个男人,他知道对方又是买凶。

  察觉到傅子琛的目光,那男人冷笑,不慌不忙地伸出食指压在嘴唇上,示意他最好别有动静,不然谁都得死。

  心下一惊,傅子琛也没有多想,他猜到对方想同时射中他跟唐洛然,所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与她拉开一定距离。

  他想他应该才是对方真正想要攻击的对象,与他保持距离,唐洛然也就能有时间逃走。

  “唐洛然!”他突然大喊一声,把走在前头的唐洛然吓了一跳。

  “你又怎么了?”她顿时不悦地皱紧眉头,不耐烦地转身,隔着来来往往的人看他,却发现他侧身对着她,笑得坦然。

  那种笑容绝非平时的温柔,而是带着某种不可思议的从容,更像是在告别。

  唐洛然竟然连声音也发不出来,紧接着耳朵突然响起一声枪响,她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一发子弹从他右手边射击过来,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顺着红外线射中他的心口。

  一声闷响过后,鲜血在一瞬间从他的心口喷溅而出,傅子琛定定地看着她,咬牙坚持把话说完,“快点走开,我不想连累你。”

  说罢,他直接倒地,血液开始大肆蔓延,染红了他的衬衫,连西装外套都被浸湿。

  “傅子琛!”唐洛然大脑一片空白,她哪里顾得上自己逃跑,第一反应就是冲到他身边,蹲下来抚上他脸颊,拼命拍打,“傅子琛,你快醒醒啊!”

  周围的人已经乱成一团,跑的跑,尖叫的尖叫,根本没人在意到底是谁开的枪,更没人在意是谁倒地不起,唐洛然于这拥挤之地,竟如同置于孤舟中,孤立无援。

  无论她怎么呼喊,傅子琛就是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如纸,脸颊上还沾着鲜血,宛若洁白的玫瑰被鲜红玷污,空气中弥漫着罪恶的气息。

  她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压抑内心恐惧,起身打算去找人来帮忙,巧合的是,她一起身,就看到江瀚臣迎面走过来,他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报警处理,还有封锁医院,不要让任何人出去。”江瀚臣转头对身旁的下属吩咐道,再回头,担忧地看着她,“怎么回事?”

  “江瀚臣,我求求你,快救救子琛,他——”唐洛然说不下去,她整张脸像是泡在水中,连喉咙都感觉像是被眼泪堵住,发不出声音。

  唐洛然也想振作起来,奈何她实在害怕,害怕傅子琛出事,害怕他再也醒不过来。

  过去从未有过的恐惧侵袭她的内心,比起她被绑架的时候还要令人恐惧,唐洛然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蹲下来跪倒在傅子琛面前,抓着他微凉的手,发狠地恳求。

  如果能重来,她再也不会任性,应该一早就抓住他的手,宁愿一起死也不要放开。

  看着傅子琛被抬上抢救车,唐洛然腿软得站也站不稳,却还跟在身边不放。

  而江瀚臣则在另一侧负责推动抢救车,穿过混乱的人群,将抢救车推进电梯中,他摁下关门键,耳边总算得到暂时的清静。

  唐洛然的情绪还没有恢复过来,身子不住的发抖。

  尽管情况危急,江瀚臣在旁看着总不是滋味,当然,他并没有因为出于私心就置之不理,毕竟在这种时候,唐洛然能依靠的也只有他。

  掏出手机给外科诊室的护士打电话,江瀚臣语速飞快地交代工作,“准备手术,还有先准备好氧气罩,疏通通往手术室的走廊,闲杂人等一律清空。”

  “是!”护士反应也很迅速,他话音刚落,就立即挂断了电话。

  电梯还在缓缓上升,唐洛然恨不能下一秒就抵达目的地,哪怕多一分一秒,对她来说都如同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漫长。

  唐洛然无助地抓着傅子琛的手,“子琛,你醒醒好不好?让我知道你还能坚持下去,别这样,我好害怕……”

  如果他真的醒不过来,她往后的人生也是没有盼头了。

  “洛然,我会全力抢救的,他现在还有心跳,就有抢救的可能性。”江瀚臣尽可能安慰她,然而唐洛然始终没有抬头看他,她的目光锁定在傅子琛身上。

  惊奇的是,傅子琛竟然真的睁开眼睛瞥了她一眼,他的眼睛充血,无法分辨出意识是否清醒,但好歹还能认出眼前的人是她,“洛然……”

  “是我,我在这儿,你一定要坚持住,江瀚臣很快就会给你动手术,所以你不要害怕,你一定要坚持住,别睡着了”。唐洛然紧握着他的手。

  傅子琛目光淡然,嘴角微微上扬,点头答应。

  此时电梯终于停下来,大门一开,唐洛然二话不说就将抢救车推出电梯,速度之快连江瀚臣都赶不上。

  护士已经等在门外,将氧气设备装在抢救车上,然而傅子琛却不愿意让氧气罩封住他的嘴,他扭头闪躲着,就是不愿意戴上。

  唐洛然急得慌,却还坚持开口发声,“你这是干嘛呀,快戴上氧气罩,别任性了。”

  “没有任性,我想跟你多说说话。”傅子琛闭着眼睛轻笑,他本想伸手擦掉她的眼泪,奈何实在没有力气,全身像是散架了,又酸又疼,心口更像是被剜开似的疼。

  “那你说,我在听。”唐洛然推着抢救车跟着江瀚臣以及护士的步伐往走过去。

  得到她的同意,他嘴角的笑意更浓,但却苍白,说话时已经是有气无力,“你不要害怕,我的命是你给的,如果没有你,我也活不到现在,我也该觉得知足了。”

  “若是你不要,我也随时能还给你,你不必觉得愧疚。”傅子琛说着,不断有水滴落在他的脸颊上,他知道是唐洛然的眼泪。

  为了他这个曾经伤害了她无数次的人哭,其实并不值得。

  无论他说什么,唐洛然都一个劲地摇头,她也没有多想,心里藏着什么话都一口气说出来,就怕以后没有机会,“你别说傻话,我还等着你醒过来之后补偿我呢,你自己说的呀,你想补偿欠我的那五年不是吗?那些事我都记得呀,一点也没有忘,我是真的爱你,所以你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

  就让她自私这一回,为了她活下去吧!

  惊喜的光芒从傅子琛的眼眸中闪过,然而他也来不及说别的,只能发出勉强的气音,“洛然,我会记住你的话。”

  没什么能改变他的决心。

  话音刚落,他就闭上眼睛,唐洛然眼睛发酸,恨不能陪他承担这痛苦。

  然而说什么都毫无意义,在他被装上氧气设备之后,唐洛然就被挡在手术室门口,眼睁睁地看着江瀚臣跟一堆护士推着傅子琛进去,然后重重地将大门关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