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总裁老公不离婚->第一百九十一章 还会心疼吗

第一百九十一章 还会心疼吗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一章还会心疼吗

  舒蔚一时失神,等回过神来之后,宝贝已经被她妈咪拉走。把女儿塞到旁边之后,姚瑶对着电话大剌剌地道:“我昨天已经回来了哈,改明儿过来应家吃个饭,别让他们家的人以为我姚瑶没人撑腰。”

  “对了,把顾大少也叫上。”

  舒蔚愣了愣:“叫他做什么?”

  “能做什么?当然是帮你挽回他啊,我可是听应谨深说了,你以为人家害死了你姐姐,对他恨之入骨来着。”

  “现在误会解除了,也该让顾大少轻松一些。就当是为了念念……”

  “别,你别让他知道念念的事。我……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告诉她。你放心,明天我们会过去的,但是姚瑶,管好宝贝呀。别让她泄密。”

  姚瑶发出声音,明显是还想说什么。可她张嘴的速度终究是比不上舒蔚挂断电话的程度。电话里很快就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姚瑶也只能默然放下。

  而这边,舒蔚刚放下手机,脸色便变得很难看。顾辛彦刚刚还拂袖而去,她要怎么去请求他与自己一同出席姚瑶的聚餐。

  就在舒蔚烦闷的时候,办公室的门也被人推开,王斯里碰着文件走了进来。

  “太太,顾总呢?”

  “走了。”

  她随意甩手,烦恼地用双手撑着下巴,连回应王斯里的力气都没有。

  而后者则是默默放下资料,非但没有离开,反而还朝舒蔚走了过去。瘦削的身躯就立在她面前。

  舒蔚懒懒地扬起脸:“你干嘛?”

  王斯里的脸色有些凝重,衣服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想说什么,直说吧。”

  他略一沉默,眉宇紧皱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顾总让我查过您在国外的行踪,也发现了这张照片。”

  王斯里谨慎地四下观看,才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那张照片,摊开在舒蔚面前。

  上头熟悉的人影让舒蔚大惊失色,第一反应便是直接站了起来,急切而匆忙地将之握紧:“这是哪里来的?”

  她和念念逛街的照片,是什么时候被拍下来的?

  舒蔚忽然心慌起来,顾辛彦是不是知道了念念的存在?甚至……知道了念念是他孩子,所以才那般生气,那样失望。

  “一家小杂志的街拍,不小心被查了出来。看您的反应,这个小孩子应该跟您有很大的关系吧?”

  ……

  舒蔚愣愣地站在那,竟许久没有反应过来。她只是用力抿着唇,内心的狂喜取代了刚才的慌乱:“这……这个小孩子,就是一个朋友的儿子,挺熟悉的。”

  她讪笑:“长的很可爱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才会被拍到吧。如果我的孩子还在,大概也这么大了呢。”

  故意这么说,舒蔚甚至都不敢抬头去看王斯里的表情。在说完之后许久,才将手指念念不舍地从上头移开。

  “太太,真不是?”

  王斯里的确认在舒蔚意料之外,可是她又怎么可能往王斯里知道真相……当即便摇摇头,脸上笑容无比灿烂:“你想哪里去了,如果是我还会不承认么?”

  她轻叹:“我也好想好想他……”

  王斯里其实一直认为这孩子是舒蔚和顾辛彦的,否则她不该在刚见到时那么大的反应。可如今这惆怅的表情,却让王斯里不敢再继续追问下去。

  他便哈哈笑了两声,将照片收回去。

  “既然不是,那就当我没提过这事。但是太太,您如果有急事找顾总的话,可以去城郊的别墅里看看。”

  他说的,该是那套自己和顾辛彦只住了几天的别墅,后便因为他不得不帮助林家而搬走。

  舒蔚缓缓扬起眼,看着墙上的日历。距离K给的日子只剩下几天而已,她已经等不及要回去见念念。小包子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这么久,这几天也没有来过一通电话。

  她没来由地开始心慌。

  那套别墅在郊区,距离顾氏有些距离。舒蔚打车过去还花费了不少,当她站在一望无际的公路上仰望时,心里还有些怀疑。

  或许就是王斯里在骗她,远远地看那幢别墅,那有半点有住居住的样子。

  既来之则安之吧,避开阴沉的天色,舒蔚径直走了上去。

  院子的门没有上锁,她踏入之时也没有任何人发现。旁边的篱笆上爬满了爬山虎,到深秋了依旧一片翠绿。

  “顾辛彦,你在吗?”

  这里太偏僻,周围还有几幢类似的房子,然后这么瞧过去,也该是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舒蔚又跟着叫嚷了两声,没来由地感到害怕。

  “顾辛彦?王斯里说你在这,出来见见我好不好。”

  喊了几声没有回应,舒蔚四下看了看,便觉得心底发凉,犹豫着要不要走进去。

  她并不知道,男人原本就坐在客厅里,盯着电视里播放的视频一遍又一遍看着。而就在耳边听见舒蔚的声音时,他身躯立刻僵硬。

  湿润的眸子扫过客厅,最后停留在身前的巨幅照片上。

  那是他和舒蔚的婚纱照……上头的她,穿着自己挑的婚纱,笑容灿烂、明媚而阳光。而身边伴着的男人,便穿着白色西装,修长笔直的身躯让舒蔚靠着,揽着她时,脸上都是满足的神情。

  可是这些……怎么能让她看见!

  男人陡然心慌意乱,不知从哪里翻出一个大袋子,迅速将身边的东西往里头塞。

  照片、布偶、两人曾经的一切……

  “你在做什么?”

  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男人收拾东西的动作陡然一僵,名叫尴尬的情绪瞬间包裹住他全身。他就这么背对着舒蔚,颀长的身躯十分不自然。

  舒蔚缓缓朝他走过去,见着顾辛彦果然在这里,她也松了一口气。

  “还好你在,不然我都不知道该……”

  舒蔚话未说完,脚步便已经到了他身侧,垂下的眸子正好落在他手上拿着的东西。一时间整个人都僵住。

  她目光闪烁了几下,而后缓缓扬起眸子开始扫过整间客厅。

  正对面的墙上,两人的婚纱照铺满了整面,而电视里还播放着他们婚礼那天的录像。

  这里,像一间新房,因为就在旁边,还贴了一张大红的喜字,那些代表吉利的布偶和布娃娃,散落在客厅四周。

  “怎么会有这些……”

  舒蔚眼眶红红的,有些不敢置信。而就在她开口的刹那,却越过顾辛彦的肩、看见了被小心放在一旁的盒子。

  从敞开那处,隐约能看见里头的东西。

  婚纱、礼盒、甚至发卡、包包、所有一切属于她的东西!

  “没地方扔,就放在这里了,放心,我会把它们全部处理掉。”男人开口时,声音低沉沙哑。似乎还压抑着某种不知名的情绪。

  舒蔚分辨不出,她如今唯一能分辨出来的,只是心里的感动与难受。

  她从来没想过,会有人这么认真地为她留下这一切。

  更不成想到,她以为背叛了自己的男人,会将两人的曾经尽数保留。

  是不是……在绝望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在原地等着自己。

  男人见她没有回应,便将袋子迅速扎起来,那模样似乎是要直接将之扔出去。

  舒蔚盯着他的动作,眼眶没来由得将红了,鼻尖酸酸涩涩的时候,连发出声音都很难很难。她需要好努力好努力,才能勉强看清男人的模样。

  “你回去吧,不喜欢就别留在这里。”

  低哑的嗓音又一次传进耳朵里,男人背对着她的身躯僵硬而落寞,舒蔚心里陡然一疼,像被人拿着最最锐利的刺,狠狠扎了下去!

  她再也克制不住心底的情绪,忽然朝前一步,伸出手用力环住男人的腰:“为什么要扔掉它们?我没有不喜欢……我很喜欢啊。顾辛彦,我很喜欢它们,就像、就像对你一样……”

  舒蔚心里还有些羞涩,她已许久不曾这么露骨地对男人说出情话。而就在她大胆而主动地环住顾辛彦时,后者却没有任何反应。

  她小心地抬起头,视线绕过他肩头,落在男人俊挺的五官上:“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别这样。顾辛彦,你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害怕……”

  “呵……害怕?”

  男人嗤笑,眼角余光散落的目光,有着强烈的鄙夷之色。他将手覆在舒蔚的手掌上,而后一点一点、将之掰开!

  “舒蔚,你也会害怕?”

  “你连心都没有,连感情也没有,你还懂得害怕?”顾辛彦的情绪陡然被宣泄出来,不受控制。

  他就站在一旁,声音格外冰冷,那如同黑洞一般深邃的眸子,如今正死死盯着舒蔚:“你知道什么是害怕吗?是不顾一切赶到现场,却被告知你当场死亡的时候!是一个人站在繁华的市区,却发现周围的人一个都不认识的时候!是丢下一切跑到机场,却发现你连多停留一秒都不曾的时候!”

  “舒蔚……没有人比我更懂什么是、害怕。”

  男人的话刚落,舒蔚便觉得眼前一片模糊。

  她不知道这些,不知道曾经的所有会让他这么恐惧……

  红唇嗫嚅着想要开口,可安慰的话到嘴边之后,又只能咽回去。她用力眨了眨眸子,借此遮掩掉眼底的朦胧之色。

  而后便只能颤抖着伸出手去碰他……

  “放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