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都市少帅->第3865章 活着

第3865章 活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剑封喉!

  风一剑死不瞑目的摇晃倒下,他还没彻底收缩的眼里流露着诧异和不甘,似乎至死都无法想象,白衣男子两根手指就夹住了他的剑,夹断了剑尖,还从容割开他的咽喉,这是何等变态的身手?

  他想再多看白衣男子一眼,可惜却散去了所有生机,而这时,原本要追击独臂汉子的欧洲男子,身躯一震脸色一怒,一挺手中薄刀就刺向白衣男子,后者没有躲闪也没有退后,只是右手一抬。

  沾染鲜血的剑尖瞬间爆射,划着一道弧线穿过欧洲男子咽喉,然后狠狠钉入了后面柱子,在尸体还没来得及倒下时,白衣男子已经从容站回楚天身边,像是从来没有离开,也像从来没有出手。

  “扑!”

  此刻,风无情也把匕首捅入一人腹部,鲜血喷射出来染了半个身子,接着风无情就把尸体一脚踹开,另一欧洲杀手脸色剧变,见势不妙且感死亡迫近的他,劈出一刀迫退风无情就向门口撤去。

  他跑得很快,堪比老鼠。

  只是另一道人影更快,在暗影中瞬间咬住,就在欧洲杀手窜到门口时,一把武士刀四十五度从他背部劈下,欧洲杀手下意识的回头,却见一刀从他脖子处狠狠劈进去,撕破破布般把他躯体裂开。

  血肉飘飞!

  原青衣华丽落地,武士刀一抖重复清亮。

  当楚天赶到爆炸处的时候,六辆轿车全部被炸翻在地,地上还横陈着七八具尸体,有樱明家族的成员,也有蒋胜利的贴身保镖,虽然被炸得不至于面目全非,但手脚和躯体都多少遭遇了毁坏。

  显然天道盟是做足了准备!

  不过,在尖叫和四散人群中依然淡定的楚天,扫视两眼却没有见到蒋胜利的尸体,一具躯体虽然有烂帽子遮掩着面目,但当楚天靠近挑开时却不是老蒋,而是一名被风一剑刺伤过的蒋氏保镖。

  “老家伙,哪去了?”

  楚天看着躯体喃喃自语,随后还发现独臂汉子也消失不见,就在他摸着脑袋纳闷时,一辆普通至极的出租车悄悄驶到楚天面前,在后者还没出手时,窗户被摇了下来,探出蒋胜利的半张老脸:“少帅,上车!”

  楚天轻笑了一下,动作迅速地钻进了轿车,刚刚靠在座椅上,他就认出出租车司机是独臂汉子,半个身子都染血的家伙保持着平静,踩下油门像利箭般往机场方向开去,楚天不由暗叹其顽强。

  “蒋先生,你没事吧?”

  楚天扫视一眼不知什么时候改天换脸的蒋胜利,见他毫发无损就松了一口气,随后就听到蒋胜利淡淡一笑:“没事!我早料到宵小之徒会使龌龊手段,所以就让一名保镖戴上帽子领人进车。”

  “结果他们刚发动车辆,就全部被炸死了。”

  蒋胜利呼出一口长气,显得两分庆幸三分狡黠,虽然爆炸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但他依然能浮现四名保镖钻入车辆时的惊天爆炸,六部车同时毁于一旦,冲天气浪让角落中的蒋胜利都感到刺痛。

  而满天横飞的血肉更是让他痛心和愤怒,他微微眯起眼睛开口:“袭击者实在是灭绝人性!我想到他们会有杀招,却没想到他们直接把车子炸翻,可惜了四名铁血男儿,不过他们尽可安息。”

  “我会讨回公道的!”

  说到这里,蒋胜利的眼睛迸射出一抹杀机:“我一定会讨回公道的!”他并不是一个怕死之人,也不是为亲信惨死就愤怒不堪的主,之所以如此杀气腾腾,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差点死在阴谋中。

  份量十足的炸药以及车子爆炸,很清晰的佐证了一些东西。蒋胜利随即想起什么,望着楚天直言不讳问道:“少帅,独臂刚才向我汇报,那批杀手是袭击唐门韩雪的人?不知他们还活着吗?”

  “没错!”

  楚天挪移身子变得舒适,继而很诚实地回答:“领头者虽然没有直接承认自己为肇事凶手,但暗喻却告知韩雪被他刺了一剑掉入大海,他还自称是风一剑,我想他刚才言语应该不会有水分。”

  “至于他们,已经被我杀了。”

  楚天脸上保持着风平浪静,事情一开始就被他襙控着发展,从猎人袭击自信爆棚的科利森起,楚天就清楚今天会有天道盟杀手报复,为此他在病历上大做手脚,彻底引诱对方毫无保守的袭击。

  事情如他所料发展,但没有想到袭击者竟然是攻击过韩雪的风一剑,这就让现场一切显得滴水不漏,楚天相信蒋胜利能够领会到深层东西,所以不忘记补上一句:“风一剑惨死并不是结束。”

  “而是我要反击的开始。”

  沉浸江湖数十年的蒋胜利叹息一声,枯瘦手指在戒指上轻轻磨蹭,单单是天道盟就足够说明很多东西,何况还是同一批的霸道杀手,再加这一轮针对自己的炸药,领悟到东西的蒋胜利闪过苦楚。

  沉默良久后,蒋胜利淡淡开口:“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或许少帅说得对,大破大立,四年时间足够做很多事。”接着他轻拍楚天手背:“少帅,你提出的四个选择我会考虑。”

  “不过我需要少帅绝对的理智。”

  蒋胜利神情平静地望着楚天,眼里有着绝对地真挚和诚恳:“我不想在台湾风云四起时,少帅又卷入进来推波助澜,这是老夫的唯一请求,因为台湾经不起太多折腾,不知道少帅能否成全?”

  “好!”

  楚天脸上划过一丝笑意,他清楚蒋胜利说出这话就是有大动作:“在蒋先生给出答案之前,帅军绝不会杀去台湾跟连家拼命,我会暂时把重心放在天道盟,不过我也希望蒋先生帮我把把关!”

  “我也不想帅军在对付天道盟时,有人在背后偷偷捅刀子。”

  楚天保持着平静,吐字清晰地补充:“天道盟的手段在今天已经展现得淋漓尽致,凶残、霸道、狠戾,我对付这样的敌人需要耗费很大精力,因此希望蒋先生能看好连家,不要让他们闹事。”

  “否则,我将会不顾一切兵发台湾。”

  “好!一言为定!”

  蒋胜利再度拍拍楚天的手背,郑重答应这个等价条件,他现在心里虽然有点压抑有点烦乱,但多年经验还是让他有了方向,连不败的狠辣不是让他畏惧,而是生出担忧,台湾放在他手里危险。

  “蒋先生,我让人保护你回台吧。”

  楚天看着身边就剩下独臂和一名保镖的蒋胜利,语气友善地提议:“谁也不知天道盟这次派出了多少杀手采取什么手段,也不知他们主要目标是我还是你,所以我建议你身边加强防卫为好。”

  “毕竟你出事对大家都是损失,我让风无情护送你回去。”

  “不用了。”

  蒋胜利脸上涌起一抹和蔼,轻轻摆手回道:“少帅身在东京才是深陷豺狼之地,你比我更加需要高手护卫,而我现在就直接飞回台湾,不会有什么人再来动我的,何况我已让人在机场接应。”

  “所以老夫谢谢少帅好意了!”

  楚天无奈笑笑:“好!一切听从蒋先生吩咐。”

  也不知蒋胜利哪里调来了精锐,当出租车开到机场的时候,楚天发现蒋胜利身边又多了十余名保镖,一个个不仅神情肃穆,还公然佩戴着枪械,楚天不由暗叹这老家伙的关系真非常人能想象。

  随后他就目送着蒋胜利和独臂汉子他们走入机场通道,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楚天脸上掠过一丝落寞笑意,无论将来结果如何,他跟蒋胜利都怕难于再见,斗来斗去,最终却是这样平和收场。

  楚天不知是遗憾还是庆幸。一剑封喉!

  风一剑死不瞑目的摇晃倒下,他还没彻底收缩的眼里流露着诧异和不甘,似乎至死都无法想象,白衣男子两根手指就夹住了他的剑,夹断了剑尖,还从容割开他的咽喉,这是何等变态的身手?

  他想再多看白衣男子一眼,可惜却散去了所有生机,而这时,原本要追击独臂汉子的欧洲男子,身躯一震脸色一怒,一挺手中薄刀就刺向白衣男子,后者没有躲闪也没有退后,只是右手一抬。

  沾染鲜血的剑尖瞬间爆射,划着一道弧线穿过欧洲男子咽喉,然后狠狠钉入了后面柱子,在尸体还没来得及倒下时,白衣男子已经从容站回楚天身边,像是从来没有离开,也像从来没有出手。

  “扑!”

  此刻,风无情也把匕首捅入一人腹部,鲜血喷射出来染了半个身子,接着风无情就把尸体一脚踹开,另一欧洲杀手脸色剧变,见势不妙且感死亡迫近的他,劈出一刀迫退风无情就向门口撤去。

  他跑得很快,堪比老鼠。

  只是另一道人影更快,在暗影中瞬间咬住,就在欧洲杀手窜到门口时,一把武士刀四十五度从他背部劈下,欧洲杀手下意识的回头,却见一刀从他脖子处狠狠劈进去,撕破破布般把他躯体裂开。

  血肉飘飞!

  原青衣华丽落地,武士刀一抖重复清亮。

  当楚天赶到爆炸处的时候,六辆轿车全部被炸翻在地,地上还横陈着七八具尸体,有樱明家族的成员,也有蒋胜利的贴身保镖,虽然被炸得不至于面目全非,但手脚和躯体都多少遭遇了毁坏。

  显然天道盟是做足了准备!

  不过,在尖叫和四散人群中依然淡定的楚天,扫视两眼却没有见到蒋胜利的尸体,一具躯体虽然有烂帽子遮掩着面目,但当楚天靠近挑开时却不是老蒋,而是一名被风一剑刺伤过的蒋氏保镖。

  “老家伙,哪去了?”

  楚天看着躯体喃喃自语,随后还发现独臂汉子也消失不见,就在他摸着脑袋纳闷时,一辆普通至极的出租车悄悄驶到楚天面前,在后者还没出手时,窗户被摇了下来,探出蒋胜利的半张老脸:“少帅,上车!”

  楚天轻笑了一下,动作迅速地钻进了轿车,刚刚靠在座椅上,他就认出出租车司机是独臂汉子,半个身子都染血的家伙保持着平静,踩下油门像利箭般往机场方向开去,楚天不由暗叹其顽强。

  “蒋先生,你没事吧?”

  楚天扫视一眼不知什么时候改天换脸的蒋胜利,见他毫发无损就松了一口气,随后就听到蒋胜利淡淡一笑:“没事!我早料到宵小之徒会使龌龊手段,所以就让一名保镖戴上帽子领人进车。”

  “结果他们刚发动车辆,就全部被炸死了。”

  蒋胜利呼出一口长气,显得两分庆幸三分狡黠,虽然爆炸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但他依然能浮现四名保镖钻入车辆时的惊天爆炸,六部车同时毁于一旦,冲天气浪让角落中的蒋胜利都感到刺痛。

  而满天横飞的血肉更是让他痛心和愤怒,他微微眯起眼睛开口:“袭击者实在是灭绝人性!我想到他们会有杀招,却没想到他们直接把车子炸翻,可惜了四名铁血男儿,不过他们尽可安息。”

  “我会讨回公道的!”

  说到这里,蒋胜利的眼睛迸射出一抹杀机:“我一定会讨回公道的!”他并不是一个怕死之人,也不是为亲信惨死就愤怒不堪的主,之所以如此杀气腾腾,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差点死在阴谋中。

  份量十足的炸药以及车子爆炸,很清晰的佐证了一些东西。蒋胜利随即想起什么,望着楚天直言不讳问道:“少帅,独臂刚才向我汇报,那批杀手是袭击唐门韩雪的人?不知他们还活着吗?”

  “没错!”

  楚天挪移身子变得舒适,继而很诚实地回答:“领头者虽然没有直接承认自己为肇事凶手,但暗喻却告知韩雪被他刺了一剑掉入大海,他还自称是风一剑,我想他刚才言语应该不会有水分。”

  “至于他们,已经被我杀了。”

  楚天脸上保持着风平浪静,事情一开始就被他襙控着发展,从猎人袭击自信爆棚的科利森起,楚天就清楚今天会有天道盟杀手报复,为此他在病历上大做手脚,彻底引诱对方毫无保守的袭击。

  事情如他所料发展,但没有想到袭击者竟然是攻击过韩雪的风一剑,这就让现场一切显得滴水不漏,楚天相信蒋胜利能够领会到深层东西,所以不忘记补上一句:“风一剑惨死并不是结束。”

  “而是我要反击的开始。”

  沉浸江湖数十年的蒋胜利叹息一声,枯瘦手指在戒指上轻轻磨蹭,单单是天道盟就足够说明很多东西,何况还是同一批的霸道杀手,再加这一轮针对自己的炸药,领悟到东西的蒋胜利闪过苦楚。

  沉默良久后,蒋胜利淡淡开口:“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或许少帅说得对,大破大立,四年时间足够做很多事。”接着他轻拍楚天手背:“少帅,你提出的四个选择我会考虑。”

  “不过我需要少帅绝对的理智。”

  蒋胜利神情平静地望着楚天,眼里有着绝对地真挚和诚恳:“我不想在台湾风云四起时,少帅又卷入进来推波助澜,这是老夫的唯一请求,因为台湾经不起太多折腾,不知道少帅能否成全?”

  “好!”

  楚天脸上划过一丝笑意,他清楚蒋胜利说出这话就是有大动作:“在蒋先生给出答案之前,帅军绝不会杀去台湾跟连家拼命,我会暂时把重心放在天道盟,不过我也希望蒋先生帮我把把关!”

  “我也不想帅军在对付天道盟时,有人在背后偷偷捅刀子。”

  楚天保持着平静,吐字清晰地补充:“天道盟的手段在今天已经展现得淋漓尽致,凶残、霸道、狠戾,我对付这样的敌人需要耗费很大精力,因此希望蒋先生能看好连家,不要让他们闹事。”

  “否则,我将会不顾一切兵发台湾。”

  “好!一言为定!”

  蒋胜利再度拍拍楚天的手背,郑重答应这个等价条件,他现在心里虽然有点压抑有点烦乱,但多年经验还是让他有了方向,连不败的狠辣不是让他畏惧,而是生出担忧,台湾放在他手里危险。

  “蒋先生,我让人保护你回台吧。”

  楚天看着身边就剩下独臂和一名保镖的蒋胜利,语气友善地提议:“谁也不知天道盟这次派出了多少杀手采取什么手段,也不知他们主要目标是我还是你,所以我建议你身边加强防卫为好。”

  “毕竟你出事对大家都是损失,我让风无情护送你回去。”

  “不用了。”

  蒋胜利脸上涌起一抹和蔼,轻轻摆手回道:“少帅身在东京才是深陷豺狼之地,你比我更加需要高手护卫,而我现在就直接飞回台湾,不会有什么人再来动我的,何况我已让人在机场接应。”

  “所以老夫谢谢少帅好意了!”

  楚天无奈笑笑:“好!一切听从蒋先生吩咐。”

  也不知蒋胜利哪里调来了精锐,当出租车开到机场的时候,楚天发现蒋胜利身边又多了十余名保镖,一个个不仅神情肃穆,还公然佩戴着枪械,楚天不由暗叹这老家伙的关系真非常人能想象。

  随后他就目送着蒋胜利和独臂汉子他们走入机场通道,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楚天脸上掠过一丝落寞笑意,无论将来结果如何,他跟蒋胜利都怕难于再见,斗来斗去,最终却是这样平和收场。

  楚天不知是遗憾还是庆幸。

  (https://.biqugex./book_467/480733.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