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论食用狗粮的正确姿势[快穿]->270.樱桃味的徒弟攻(17)

270.樱桃味的徒弟攻(17)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正文君期待和你第一时间见面~(≧▽≦)/~  在医院用过晚餐之后。

  系统就商城关于镜像道具失效的处理办法给了苟梁明确的答复——退全款,为表诚意商城还提供了一次抽奖机会。

  【见苟梁兴致高昂,系统把话说在前头:主人,因是第一次商品失效为您带来了不便,商城竭诚赔偿,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哦,对了,记得好评哦亲。】

  【苟梁摆摆手:啰嗦,快告诉我抽奖范围。】

  【系统:叮,亲爱的主人,鉴于您的商城等级只是初级白钻,本次抽奖奖品将面向商城中所有价值在100积分以下的产品,祝您好运哟。】

  商品编号出现在苟梁的意识海中,以极快的速度变化。

  苟梁没想到是以这样的形式,早知道他把商城商品编号全部记忆一遍了,现在只好随机喊停。

  【叮,恭喜主人获得价值44积分的运气DEBUFF道具!仅限于当前世界使用,佩戴此道具,将夺走指定对象的好运让其转运为衰。限制距离为执行者同城地图范围,每次持效三分钟,道具冷却时间三小时,请妥善使用哦!】

  【苟梁:让人倒霉?有点意思……只可惜我已经猜到这玩意儿对目标无效。→-→】

  【系统:呃……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主人。】

  把运气DEBUFF道具变换成当前世界电子手表形态戴在手上,苟梁转了转手表已经想好了它的用处,嘴角一扬,他顺势看了看现在的时间。

  【苟梁:时间差不多了,小肆,把叶超和叶辉的监控调给我。】

  【不敢违背的系统一边照做一边叨叨叨:主人,您把精力花在他们身上恐怕不妥啊。现在全局上下都盯着我们,而且-5好感度的警告每五分钟就刷一次,您难道都看不见吗?】

  见系统把目标的监控画面也调出来并放大给自己看,苟梁顺势看了眼:目标所在地点还和半个小时前看过的那次一样,在一间堆满书的房间里,看样子是个好学并且无(加粗)趣的人。

  【心里已经有初步计划的苟梁一点不着急:小肆,你要相信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更好地完成任务。】

  系统:……呵呵。

  【苟梁挑眉:你不相信?那么你觉得时宇这样的高富帅会喜欢什么样的人?】

  【系统:……傻白甜?】

  【苟梁:……】

  他真诚地建议系统少看点C级世界的脑残剧,本来智商就有够捉急的了。

  系统再追问,看到叶辉走进叶超书房的苟梁懒得跟它费口舌解释一件它理解不了的事,捧着一碗甜瓜,乐津津地看起父子俩即将上演的大戏——叶超没有让苟梁失望。

  叶超停下书写,双手缓慢地转着钢笔,沉着脸一言不发地看向叶辉,直到后者不安地问:“爸,你叫我来有什么事?”

  “你呢。”叶超摄人的目光仍然盯在他身上,“没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

  叶辉干笑,“我能有什么事,还不都是老样子,成绩也没有退步。哦,对了,爸,下个星期我还要代表学校去参加竞赛,最近都在为这件事做准备,一定拿个奖杯回来。”

  “你对于你的现状很得意吗?”

  “啊?爸,你怎么这么问……”

  叶超从抽屉里拿出今天之前还属于叶辉的手机放在桌上,屏幕上的照片正是他的继子浑身□□手被塞进腿间用透明胶带绑住的那张照片。拍摄时间就在三天前,对方身上的除了手、脖子和脸,全身伤痕密布,那双眼睛里透露出来的痛苦和茫然,让人心惊。

  装傻的叶辉一下子哑了嗓子。

  “你要怎么对我解释?”

  叶超的脸色十分难看。

  他让人拿走叶辉的手机本意只是为了不让外人拿到儿子和那些犯事的体育生有联系或者是金钱交易的证据,没想到竟然还有更大的“惊喜”。

  叶辉低下头,脚尖踢了踢地毯,强撑着说:“我就拍了照片而已,拍照主意是别人出的,揍他也是詹永哲拿钱给那些体育生让他们干的,和我有什么关系?他自己变态还不许别人说吗?”

  “你觉得你做的很对,你觉得你和他没有关系。是吗?”

  “爸,我只是袖手旁观而已,我没什么义务帮他吧?何况是他犯贱招惹别人在前——”

  “啪!”

  叶超重重地将钢笔放下,站起身,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把叶辉打了个踉跄。后者不敢置信地偏头看向自己的父亲,随后才摸了摸自己疼痛的脸,伤心气愤地吼道:“我做错什么了?!你居然为了他打我!”

  “死不悔改。”

  叶超眼里露出深深的失望,沉声道:“是你把戚程抓去厕所,也是你挑拨詹永哲欺辱他,今天还是你教唆吴勇偷窃戚程的日记贴在公告栏上。这些事情有心人一查就能查出来!更何况类似的事情你没少做过!以前你在家里欺负他孤立他,我都没想过插手干涉。那不是因为我认为你做的对,而是因为我相信你再过分也知道把握分寸!会记着他是在我们叶家的户口上,明白他走出去也同样代表叶家的脸面,面对外人的时候他跟你站在同一条战线!”

  “但现在看来,是我太高估你了。”

  “今天这样的事,任何人可以做,唯独你不行!”

  “你这么做又能得到什么好处?人家不会说乐城高中出了一个男同性恋,和谁全校表白。他们只会说我叶超有一个好继子,我们叶家教养出了一个同性恋!这么简单的利害关系你都不明白?主动帮着外人踩你爸的脸,你很得意?我们叶家变成一个笑话,你心里是不是还要跟着他们笑两声?简直愚蠢之极!”

  叶辉大惊,忙为自己开脱:“爸,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就是看他不顺眼,没有想那么多……”

  “你把戚程当成敌人,这一点我也想不明白。”

  叶超打断了他,坐回位置上。哪怕是仰头看儿子的姿势,也完全不减他此时冷厉的气势。

  “我对他有过任何偏袒吗?反而是你,他来到这个家的十二年里,你成功地让你继母忽视了她的亲生儿子,让他在这个家没有任何容身之处。还是你觉得他有野心,要和你争夺我的财产,让你有危机感?呵,都不是。你来告诉我,是什么让你对戚程有这么大的偏见,非要弄得水火不容?”

  叶辉被问住了,他支吾了半天却也说不出一个像样的理由来。

  “……我讨厌他,没有理由,我就是不喜欢他。”

  “这不构成你犯错的借口。”

  叶超说:“很早以前,我是想过要把他培养成你的助手,但在你表现出对他的排斥之后,也成功地让我放弃了这个打算。这十二年我没多问过他一句,没有给他提供哪怕是一课时的精英教育。可我没把他忽视成一个叛逆的白眼狼,却花了十七年的心血养出了一个蠢货。你想没想过,如果他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你的所作所为,会是什么后果?”

  叶辉:“他不敢说的!”

  “他为什么不敢,是因为这张照片的把柄还是惧怕你的淫威?”叶超冷笑,“那是因为他比你拎得清,分得清主次知道顾全大局!因为他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一份子,知道要在外人面前维护自家人!甚至因为不愿意让他生母有任何的为难,他宁愿自己受委屈,对他妈妈对我也没有提一句你的不是。”

  “爸!你就那么满意他,他凭什么?成绩那么烂,浑身上下说不出一个优点——”

  “你还是不明白。”叶超失望极了。

  叶辉对上他的目光,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愤怒而尖锐,“我才是你的儿子,爸,他算什么东西——”

  “这也是你今天教唆你弟弟,让他在我和你继母回来的时候问他哥哥戚程是不是同性恋,哭闹着要你继母把他赶出这个家的原因?是不是等你挤走了戚程,接着就要对你弟,对我用这种手段?”

  “爸我没有,我怎么会这么想,戚程他算什么东西,可你们是我最亲的人啊……”

  叶超叹了一声,重新将钢笔拿起来,不打算再和他继续这种没有意义的交流:“你出去吧。好好想想我今天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话,好好想想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来找我。如果你想不明白,我也要考虑你的教育方式是不是需要调整,重新斟酌你的能力。还有,不要再找戚程的麻烦,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提醒你。”

  【再次被粉红泡泡埋住的系统:主、主人,你又发财了?】

  【苟梁笑个不停,说:没有,只是得了100魂币的奖励而已。】

  原主的生魂对曾经和自己有过交集的人还具备感知能力,透过他的眼睛看到叶辉被骂当然会觉得愉快,这100魂币他就笑纳了。

  不着急,慢慢来,他一定会不客气地把原主的魂力全部兑换成可爱的魂币的。≡‿≡✧

  *

  第二天,苟梁被叶家的佣人接出院,至于昨天程莉许诺的一定会一早就来看他的话,他就当个笑话了。

  因为叶超的特意交代,这一顿的午饭厨房没有怠慢,苟梁愉快地用了餐。

  做完美容的程莉把放学的叶耀接回家来,母子俩有说有笑,但见了等在门口的苟梁,两人都停了笑容变了脸色。

  叶耀更是尖锐地大叫:“妈你怎么还没有把他赶走!他是变态!他身上有病我不要被他传染!妈妈,你不是答应我一定会把他赶出去不让我看见他的吗!他为什么还在这里,我不要看见他,我不要!!”

  程莉尴尬地看着惶恐地后退了一步的大儿子,蹲下来抱着小儿子哄着:“耀儿乖,你哥哥今天刚刚出院,我们不说这个好不好?”

  “他不是我哥!你昨天明明答应过我的!”叶耀一把推开踩着高跟鞋的程莉,完全不顾后者一屁股摔倒在地上的痛呼声,冲过去对苟梁拳打脚踢:“你滚出我家!滚出去你这个杂种!变态!你不是我哥,你算什么东西,从我家里滚出去!”

  苟梁绕开他上前把站不起来的程莉扶了起来,急声问:“妈,你没事吧?”

  不等程莉说话,叶耀已经像小炮弹一样冲了回来,“放开我妈妈!她是我妈妈不是你妈妈,你走开!哇哇哇哇——”

  他突然大哭起来。

  程莉心疼坏了,忙将他抱起来安慰,又对亦步亦趋的大儿子不耐烦地说:“你先回房间去,别惹你弟弟哭了!”

  苟梁抿了抿嘴唇,一言不发地回到走廊最末尾的房间里。

  当天晚上,他主动找到叶超,提出搬到外面住的想法。

  叶超顿了顿,才说:“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听你妈妈说了叶耀闹脾气的事。这件事是他不对,我会好好教育他,不再让类似的事情发生。小程,我知道他今天伤了你的心,但他毕竟和你有一半的亲缘,打断骨头连着筋。看在他年纪还小的份上,原谅他,好吗?”

  苟梁忙说:“不,叔叔您误会了。其实……高二开学的时候我就想提出住校的,并不是因为弟弟。只是现在我这样也不方便住在学校宿舍,所以才想在外面租房子住。”

  “既然不是你弟弟的原因,那能和叔叔说一说你的想法吗?”

  叶超表现出一个沉稳长辈的温柔可靠。

  苟梁果然对他敞开心扉,“叔叔,我如果说了什么不对的话,您别生气。”

  “其实不是什么特别的原因,我想好好准备高考,上一个不太差的大学,以后能找到一份踏实的工作。原本我还很犹豫的,毕竟不管怎么说,我在这世界上唯二的两个亲人都在这里,叶叔叔也从来没有委屈过我,您就是我对父亲的定义,这里一直是我的家。不怕您笑话……我当时是怕我走了,妈和弟弟就会忘记我,所以一直在犹豫。不过昨天您在医院的一席话点醒了我,这是我学生生涯最重要的两年,如果不放手一搏,以后我会后悔的。”

  叶超试探了几句,都没听他说起叶辉或者叶耀的不是,再见他心意已决,只好答应:“那叔叔在你学校附近给你买一套房子吧。”

  “不不,不用了叔叔。”苟梁忙说,“最多也就住两年,买下来太浪费了。而且,叔叔把我抚养长大,我没回报过您什么,反而还给您添了这么多的麻烦,实在没脸再问您要东西……叔叔,我身上还有钱,您这些年给我的都没怎么花过呢。”

  叶超自然不能让他掏钱,当着他的面打电话给秘书帮忙寻找合适的房子,一应用度开销都由他来出。

  苟梁十分感动,出书房的时候,他顿了顿,在门口回过身来,对叶超深深鞠了一躬。

  他说:“叔叔,以后我会报答您的。”

  叶超一愣,随后起身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叔叔相信你。”

  叶超的秘书效率很快,第二天苟梁就入住了新房,还让人求着按照自己的喜好添置了不少东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