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月神骑士团->第七十六章 龙之恋歌 二

第七十六章 龙之恋歌 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吾乃龙族——【库克拉提欧·古拉琪艾丝】,人类称我为……青渊龙。”

  拉琪轻巧的回答,揭露了冲击性的事实。

  名为拉琪的少女,居然便是复活的魔龙,青渊龙——库克拉提欧·古拉琪艾丝。

  “可青渊龙,不是在法·里拉比斯山脉上吗?”

  “那是吾的本体……现在,吾与本体之间的魔力链接被切断了。”

  “切断了……会怎么样!?”

  “吾的身体,会失去理性。而且,吾将对人类千百年来的愤怒,都残留在了原本的身体里。也许,会发狂吧。”

  “喂!那不是很糟糕吗?有办法能阻止你的身体发狂吗?”

  “唔……只要让吾能回到自己身体里,就会有办法。”

  综上所述,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有胆量勾搭上灭世的魔龙……但也没有时间让鲁特加沉浸在惊讶之中,因为这同时意味着,又增添了一个不得不尽带着拉琪尽快赶回西利亚的理由。

  为此,鲁特加必须找到准确的方向。根据拉琪的说法,他们俩是沿着法·里拉比斯山脉直线飞行的途中陨落的。在坠落时,拉琪努力偏离了直击山体的坠落轨道,用尽最后的力量,安全落到了山脊的背面的海岸线上。

  根据计算,如果能够通过这片丛林,并成功翻越法·里拉比斯山脉,便可以顺利回到帝国境内。之后再找到道路的话,就能确定西利亚的位置。

  但是,归乡的道路却并不轻松。

  密林对于普通的人类而言,无疑是致命的魔境。

  在茂密的植物丛中,根本没有确定正确方向的手段。通常的冒险家队伍,会随身携带用于指明方向的魔导器,或是罗盘,但遗憾的是,鲁特加将装有这些的包裹,都留在了【艾塔尼亚】的旅店里。

  凭感觉来判断方位乃是大忌,时常都是自以为在直线前进,实际上只是在原地打转。先不说丛林里可能栖息着危险的魔兽,就算没有魔兽,崎岖的地形里也充斥着大量的天然陷阱。一步走错就可能受伤,而缺乏治疗手段现在,只是一点点小伤都有可能会致命。

  为了能决定前进的路线,鲁特加无奈选择了最为危险的方法——爬树。

  他找到了一颗笔直而高耸的杉树。如果能攀爬到树干的高处,一定能获得良好的视野,从而找到通往山脉的方向。但是攀爬杉树需要承担巨大的风险,那看似茂盛的树枝,其实根本无法目测哪根是牢固的,哪根又轻易折断,当攀爬到几十米的位置时,一脚踏空就意味着立刻摔死。

  事实上,攀爬的过程险象环生,鲁特加几次三番使用了瞬间的‘精灵祝福’来缓解险境,直到他确定方位回到地面时,已经筋疲力竭。然而,旅程却才刚刚起步。

  首当其冲摆在眼前的,便是如何解决吃饭的问题。

  鲁特加在骑士团的时代,经受了许多野外求生的相关训练。毕竟骑士也是军人,作战的环境并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在骑士团里,如何在极限环境中自救,也是评判综合实力的重要标准之一。

  其中,觅食则成为了最为重要的课题。不填饱肚子的话,是没办法打仗的。

  眼下,鲁特加他们已经有一天半没有进食。拉琪虽然没有明显表现出饥饿,但从有些飘忽的步伐中,鲁特加猜她也应该快到极限了。

  “唔……你在做什么?”

  “我在制作狩猎的武器。”

  鲁特加的手中正拿着一根一米多长,坚固而干燥的竹竿。他正在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将竹竿的顶部削尖,做成了一支简易的长枪。

  在骑士团时代,长枪是他最为擅长的武器。虽然有七八年的空窗期,竹竿估计也难堪重用,但有所准备总比没有要强。

  就在即将完工的时候,拉琪走到了鲁特加的身旁,蹲下身问道。

  “唔……这就完成了吗?”

  “不,等等还要多做几支,用来交替使用,这样的竹枪并不坚固,可能三两下就会折断,所以再稍微等我一下。”

  听到这话,拉琪默默地伸出两只芊芊玉手,将鲁特加的双手轻轻包裹。

  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让鲁特加不禁脸颊一红。只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会错了意。

  此时,他手中竹竿削成的长枪,正被苍蓝色光晕所包裹,待光芒散去,只见枪杆的表面被一层薄薄的冰晶覆盖,这让原本朴素的竹竿,摇身一变成为了剔透的冰之长矛。

  不可思议的是,这层神奇的冰膜并没有散发出刺骨的寒意,就算直接用手拿捏也十分的舒适。

  “这是……?”

  “唔……这样就不怕折断了。”

  但是,就算包裹着一层冰晶,竹枪也毕竟只是竹枪罢了。

  鲁特加起身露出了狐疑的神色,然后将长枪“呼呼”地空旋几周,向着不远处的矮树丛猛然刺出。

  结果出乎意料。

  矮树丛那茂密的树叶,荆棘的枝条,以及坚硬的树干,就好像是纸片一样被轻易刺穿。再横向轻轻一扫,整片树丛都便毫无阻碍地拦腰斩断。

  就算是名匠锻造的军用枪戟,威力也不过如此。方才的一击,如果换做是普通的竹竿,恐怕已经折断或裂开。可是手中被冰晶包裹的竹枪,薄冰表面竟连一丝伤痕都没有留下。

  “这还真是了不起啊……这也是青渊龙的能力吗?”

  “唔……是的,不过现在吾残存的力量,也只够做这些而已……”

  这么说着,拉琪的话语中露出一丝抱歉。

  “不不,帮了大忙,有了它,至少食材就不用愁了。”

  不久之后,两人便找到了鲁特加口中的食材。

  那是一种被称为【卷棉兽】食草型的魔兽,身长三米多,浑身都长满着丰厚的皮毛。乍看之下,就只是一头身形硕大的绵羊罢了。

  在众多性格狂暴的魔兽之中,卷棉兽也确实算是比较温顺的种类,但与那有些憨厚可爱的相貌不符的是,其危险度却达到了c+。

  每年都有数不清的菜鸟冒险家,被它的相貌所欺骗,因此命丧九泉。或者说,卷棉兽那容易让人掉以轻心的长相,大概是其危险评价的基准之一吧。

  除了长相之外,卷棉兽本身的身体能力,其实十分贫瘠。但即使如此,它也是危险的c+级魔兽,其真正可怕的地方,是会以极快的速度施展地属性的魔法,那是能悄无声息地将周围的一大片地域化为泥泞沼泽的恐怖魔法。

  尤其是隐藏在草皮或者灌木之下的沼地,简直防不胜防,而对于大多数的动物而言,无底的深沼无疑是最为可怕的陷阱之一。

  靠蛮力是绝对无法挣脱,越是奋力挣扎,就只会越陷越深。而不做挣扎的话,就只能在不断衰竭中等待死亡。

  狩猎卷棉兽的方法很单纯,却绝不简单,那便是以让它无法察觉的速度发动奇袭,并一击毙命。

  反之,一旦被它察觉,那么最好立刻放弃狩猎的念头。因为从这一瞬间起,你将无法知晓自己的下一步是否会通向地狱。

  虽说风险不小,但同样的,猎物也具备了与风险相符的价值。要知道,卷棉兽的皮毛在这种夜晚寒冷的丛林地带,是相当珍贵的素材。直接剥取下来,就能当做睡袋使用。

  除此之外,其丰厚的皮下脂肪也有许多作用,涂抹在皮肤表面可以防止晒伤,也可以用作保养重要的刀具。

  当然,最主要目的还是食用。卷棉兽的肉质是相当美味的,至少在野外,没有比这更加理想的食材了。

  现在猎物就在距离两人二十米远的地方,撅起毛茸茸的肥圆屁股,正低头啃食着灌木上生长的嫩叶,它完全没有意识到身后正有猎人窥伺着自己的性命。

  一般情况下,猎杀卷棉兽最好的方法,是让风属性的元素魔法师,从远距离吟唱高速的攻击魔法,让其一击毙命。它本身是地属性的魔兽,而厚实的皮毛和脂肪对冰火之类的魔法也具备了极强的抗性。

  所以,唯独风魔法才是它致命的弱点,风刃之类的高速魔法,能够轻易地割破卷棉兽的身体,让它在察觉到攻击之前就立即丧命。

  遗憾的是,鲁特加并非魔法师,所以他只能寻求其他的办法来瞬杀对手。事实上,他也确实掌握着这样的手段。

  “——圣灵祝福!”

  一直以来,他都尽量避免使用时间精灵的力量。因为每使用一次,都会直接损耗自身的寿命。老实说,曾经的征战,让他已经不敢猜测自己的性命还剩多少。说不定再用上几次,就会耗尽寿命而一命呜呼。

  但现在的状况,不是有所保留的时候。为了早一刻回归家乡,拯救身处险境的领民和女儿们,就算是要燃烧生命也别无选择。

  鲁特加的背着长枪的身影从原地一闪而逝,等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他的身体腾空翻跃在猎物视觉死角的正上方,并垂直投掷手中冰结的竹枪。

  在血肉被搅碎的“咕嚓——”一声之后,身形肥圆的卷棉兽轰然翻倒,他的后颈,皮毛无法覆盖到的弱点,被竹枪深深刺穿。颈椎被切断,毫无疑问的一击毙命。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就和昨日攀爬悬崖时一样,明明在旁人看来,就知识瞬息之间发生的事,却让鲁特加面色苍白,气喘不休。不过,劳累是值得的,狩猎成功了,如此一来只要适当调理并制作容易储存的熏肉干,接下来几天的伙食都不必担忧。

  “拉琪——!过来帮我一下!”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放干血,并剥下皮毛。可毕竟猎物的体型硕大,单独一人作业会变得非常辛苦。鲁特加远远地招呼等待原地的少女,希望寻求她的帮助。

  “唔……嗯。”

  拉琪从树丛后探出头来,她选择性地踩着比较平坦的土地,小心翼翼地向着鲁特加所在的方向靠近。

  可是,刚没走几步,鲁特加却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急忙大喊道:“等等,别动!别再靠过来了!前面危险!”

  只可惜他的警告还是慢了一步,拉琪的一只脚已经陷入了泥沼之中,紧接着,一脚踏空使她的身体失去平衡,最后整个人都跟着跌入其中。

  绝不是因为粗心大意,而是根本就无法判别,因为那潭泥沼的表面浮满了干燥的草皮,甚至好盛开着许多白色的小花,普通人的话无论换作是谁,都会因为那里只是一般的草地。

  但是鲁特加却知道,因为那些奇特的小花,是只有在沼泽表面才会生长的植物。

  盛开的花朵,足以证明那片沼泽并不是卷棉兽临死之前施展的魔法,那是原本就存在的沼泽。

  是鲁特加一时疏忽了,他一时之间忘记了曾经在训练之中,自己的兄长,也就是当时的教官所传授的知识。

  “唔……这该怎么办?”

  拉琪淡淡地问道,好在她的性格使然,并没有因为下半身被泥沼吞没而胡乱挣扎,陷入的进度十分缓慢。

  “等等!我马上救你出来!”

  话虽如此,鲁特加却不敢轻贸然跑去施救,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片泥沼遍及到什么位置,所以只好靠竹枪不断敲击地面,以此来摸索沼泽的范围。

  就这样,鲁特加一边确认着泥沼的边缘,一边沿着轮廓来到了拉琪落沼的岸边,他伸出手,拽住了少女光溜溜的肩膀,使劲地向上拉扯,试图将她拖出沼泽。

  可这却行不通,他只觉得拉琪的身体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紧紧吸住一般,无论再怎么努力,不但没有浮起一丝半点,反而就连自己也几次三番险些跌入潭中。

  况且才刚刚使用过‘圣灵祝福’的他,体力几乎透支,使不出全部的力气。

  眼看着少女的身体一点点被泥沼吞噬,鲁特加心急如焚,冷汗不断从额头沁出,他努力地回忆着曾经兄长,也就是教官的教诲,并同时东张西望,祈求从中找到一些办法。

  最后,鲁特加什么话都没有留,无言地抛下了拉琪,独自跑离沼泽,气喘吁吁地回到了杀死的卷棉兽身旁。

  “唔……这样啊……”

  见到这一幕,拉琪低下头,将自己的视线从青年身上移开了。

  这一瞬间,少女本能地意识到了——自己被抛弃了。

  当然,拉琪没有责怪鲁特加的想法,因为青年的选择是理所当然的。

  ——大概自己会死在这儿吧,如此唐突的,只因为一步走错,就轻易地断送了性命。

  对此,拉琪没有觉得懊悔,只是感到有些意外——她没想到存活了数千年的,古老而强大的龙族,竟会如此轻易地,在这无名的小小沼泽,葬送自己的性命。

  现在想来,这种“意外”的感慨,便正是自己的傲慢。

  因为对其他的许多生物而言,生命就是如此缥缈而脆弱的东西。

  就比如说当年——背叛自己,而遭到毁灭的人类,不正如现在这般,毫无征兆地迎来了无力抵抗的末日吗?

  “唔……这就是所谓的报应吧,大概。”

  拉琪这么想着,并擅自总结出了结论。但好在与之前在【乐园】险些遭到侵犯时不同,她的心中还留有少许的慰籍。

  至少,鲁特加没有背叛自己,他刚才努力过了,拼尽全力地想要救出自己,只是失败了而已。

  如果要说对他还有什么不满的话,大概就只有最后一声不响离去的背影吧。这让她稍微有些……不,应该说是感到非常非常的伤感。

  最低限度,她希望青年能留下一些告别的话语。

  “唔……至少,应该把这个交给他吧……”

  拉琪从泥沼中拔出自己的手臂,她的手心里握着一枚被污泥染透的黯淡晶石,“有了这个,或许能想办法抑制住我那发狂的‘身体’。”

  想到这儿,拉琪有些犹豫,她在犹豫是不是要大声喊住鲁特加,把手中的晶石交给他。可是源于龙族的自尊心,又让她无法开口,她不想被鲁特加误会自己在向他求救,不知为何,她希望能在那位人类青年的心中,自始至终都留有一个符合龙族的傲气形象。

  欲言又止的拉琪,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将握着晶石的手掌,重新埋入了泥沼之中。

  “唔噢噢噢噢噢噢噢——”

  可就在这时,鲁特加的大喊声从不远处响起。拉琪猛地抬起头,看到的竟是青年因为用尽而虎之力而扭曲的五官。

  只见他将卷棉兽沉重的尸体一路拖曳过来,并一口气甩入了沼泽。拉琪无法理解他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将辛苦猎杀的魔兽抛入无底深沼之中。

  “呼……哈……呼……拉琪——!!呼……呼……快抓住它的皮毛!!这东西的油脂很足!!会浮在沼泽的表面——!!快!!”

  鲁特加半蹲着身体,明明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但他还是朝着自己拼尽全力地喊道。

  “唔……?可是……这头魔兽不是重要的食材吗……?”

  “说什么傻话呢!能有什么比你的性命更重要?快爬上来!!”

  喊出这句话时鲁特加的身姿,让拉琪数千年来,第一次,真正的第一次有现在这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她的眼眶发烫,鼻头酸楚,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心底爆发出来一样。

  “嗯……!”

  细柳般的双眉不自觉地向两旁垂落,两股暖流从两侧的脸颊滑落。

  ——原来如此,这就是哭泣。

  细嫩的两片嘴唇不自觉地向上扬起,一股热力让两侧的脸颊滚烫。

  ——原来如此,这就是欢笑。

  在一刻,拉琪才终于觉得自己变成了爱丽丝故事中的女主角——恋上了人类。

  (..ne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