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舟行诸天->第112章 男戴观音女戴佛

第112章 男戴观音女戴佛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是我新收的徒弟,姓程,叫做程灵素,灵素还不给封少侠行礼?”毒手药王话音刚落,程灵素便向封舟福了一福:“拜见封大侠。”

  她不等封舟说话,又道:“封大侠刚才喊我‘程姑娘’,又称我师父是微嗔,看来封大侠消息灵通的很。”

  “即来拜见毒手药王前辈,怎么能不做写功课?”封舟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接着道:“程姑娘的名字出自《灵枢》、《素问》,足以可见药王在医学上的造诣。”封舟说着,从怀中掏出佛像玉佩,正是当初从阎基的尸首怀里掏出来的,和胡家刀谱前两页放一块的,轻轻地递了过去:“初次相见,没有备什么礼物,所谓男戴观音女戴佛,这块佛像玉佩不成敬意,还请姑娘收下。”

  “哈哈哈,封少侠一片心意,灵素就收下吧。”毒手药王哈哈大笑,程灵素也大大方方的道谢收下,屋内的气氛也很快缓和起来。

  想想这老和尚一言不合就和苗人凤干架的火爆脾气,现在却变得这么随和,不用想是小姑娘程灵素改变了他的性格,难怪能改名微嗔。

  不过微嗔毕竟不是无嗔,若是一言不合,估计还得打起来。

  “封少侠,你刚才说你知道用牛预防天花的法子,可否细细讲来?”毒手药王回到正题,盯着封舟问道。

  “不瞒药王,在下出身云南金顶门,十二岁那年便走茶马古道一路向西,去过泰西、大食诸国,后来发现泰西某国一个医生发明了用牛痘预防天花的办法,在下遂去拜访……”

  其实在这个时代,西方的医学已经开始出现向科学化发展的萌芽,某些杰出医学家逐渐摒弃了依靠迷信、经验为基础的古老、肤浅的医学体系,开始将实验观察和数据分析体系引入到医学研究当中,牛痘的产生便是基于这个背景。

  不过那个发明牛痘的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现在才刚刚十七岁,还在学堂里读书,没有走上医生的道路呢,不过到了如今,就断他重新走上医生之路,哪怕发明了牛痘,这个祖师爷的位置也得让毒手药王来坐了。

  他从医之后,发现挤牛奶的少女不会得天花。所以他从一个年轻的挤牛奶的姑娘牛痘肿块中抽出一些液体,后放入一个天花病人手臂内,六周后,病人康复,从此不再得天花。

  这个故事是当初宫二告诉封舟的,她不但告诉了这些,还说过许多西医的发展历程的小故事,比如什么血液循环理论、血型匹配理论、细菌说之类的西医故事。

  封舟便按照当初宫二所说的故事,添油加醋讲给毒手药王和程灵素听。他说话风趣,讲的故事条理分明,又妙趣横生,毒手药王和程灵素也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很长时间。

  到了后来,毒手药王叹道:“老衲成名几十年来,那些武林中人前来拜访我,要么是找我要毒药,要么找我要解药,只有你找我是为了和我谈论医学,让我找到解决天花的办法,老夫决定好好钻研一番,定然在有生之年,让天花不在危害人间。”

  “这天花已经肆虐天下苍生数千年,要想解决它,谈何容易?药王前辈何须着急?”封舟淡淡的道。

  “不得不急,老衲深感时日无多,所以更要抓紧时间,找到消灭天花的法门,这样天下百姓也能早点解除痛苦。”毒手药王说道。

  “师父。”程灵素在一旁拉着他的衣袖,柔声叫道。

  说着转头看向程灵素:“老衲一生,收了四个徒弟,前三个闹得不像话,只有灵素乖徒甚合我意,为了不让他们欺负你,老衲也要好好活着。”

  “大师宅心仁厚,只怕华佗也比不过。”封舟叹道,随即心中一动,又道:“晚辈听到大师的菩萨心肠,感慨万千,自信当今天下,哀民生者无过于大师,遂想到有一首词的下阙,送与大师。”

  他开口念道:“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好词!”毒手药王叹道。

  自古以来,能写医书的文化水平都不低,毒手药王更是其中翘楚,封舟话一出口,他便知道这是一首千古绝唱,猛地一拍桌子,大叫道:“义无反顾,激昂奋进!前面四个三字短句笔力雄悍,似铜板铁琶,促节铿锵;如黄钟大吕,巨声镗琅,犹如向天花发起的战斗檄文,畅快!畅快!”

  他顿了顿,看向封舟:“封少侠,这首词虽然只有下半阙,但老衲只怕也得加倍努力,方能做到受之无愧。对了,这首词可是你创造的?”

  他目光炯炯,仿佛在看一件无价之宝。

  他心中想到:“这首词虽然只有半阕,可是气魄雄大,高屋建瓴,风格雄浑至伟,至大至刚,单论诗词,只怕苏轼、辛弃疾也做不出这等伟作,若是论气魄,只怕当今皇帝也自惭形秽!若这首词是眼前这个少年所做,那他定然非池中物,必有一日遇到风云,化为九天之龙。”

  封舟轻轻地摇摇头:“当然不是。”

  毒手药王微微一怔,随即恍然大悟:“这首词若是传出去,只怕会立刻招来文字狱,真龙潜伏世间,自然不能为他招来祸端。”

  想到这里,他哈哈大笑:“封少侠送我半首词,老衲感激不尽,又传我天花预防之法,老衲更是无以为报,当真是惭愧之极。”

  封舟淡淡笑道:“宝剑赠英雄,良方送神医,您是在世华佗,这法子也只有您能研究出来,我不过是借花献佛好了。”

  “不过,晚辈时常练功,对于十二常经脉和奇经八脉研究颇深,想在前辈面前班门弄斧一番。”

  毒手药王一听,心中了然:“原来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啊。此人送我天花预防的法门,以及那首词的下半阙,却只是想和我探讨一下经脉的学问。”

  转念一想,自师父去世之后,天底下对于经脉研究之深得,除了我还能有谁?

  毒手药王想到这里,心中更是得意。

  而封舟因为修练内家拳,所以专门系统的了解了人体周身穴道,各处穴位他倒是知之甚详。和这位当世神医相较,自是肤浅之极,但所言既涉及医理,正是投合毒手药王所好。毒手药王顿时滔滔不绝的讲论。

  要知道毒手药王一肚子药理学问,平时只和程灵素交谈,极少和他人说得这么细,此刻有人上门,诚心诚意的向他学习,这又不涉及施毒,他自然无所不讲,倒也颇畅所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