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三分野->82.第八十二章

82.第八十二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此为防盗章,补齐订阅80%可观看H

  所以车子开出一半的时候,拐进一条小路,路灯比刚才矮了一截,却更亮,行人渐多,匆匆而过。向园狠下心找了个借口,踌躇转回头对高冷和林卿卿说:“我忽然想起来,晚上好像还约了个朋友……而且,我也没发年终奖,没什么好庆祝的。”

  理由听起来很充沛。

  后视镜里,高冷跟林卿卿互视一眼。谁知,林卿卿也犹豫地看着高冷说:“如果向组长都不去了,那我也不去了,都是男生,我去也没什么意思。”

  “别啊!刚不都还说的好好的么!”高冷急了,大脑灵光一闪,对向园比了个手势五,“那这样,我分你五块,年终奖嘛,重在参与。”

  向园笑了笑,“真有事。”

  高冷咬牙,痛定思痛:“二十,不能再多了。”

  向园正在跟司机商量在前面路口停,正巧,高冷这时手机响了,他抓到救命稻草似的立马接起来。

  “到哪儿了?”电话那头是尤智。

  高冷:“还两个红绿灯。但是现在有个问题,我组长说不想去了,林卿卿听见了也很没主见地表示不想过来了。怎么办?”

  前方路口很快就要过了,向园一言不发低着头刷朋友圈,其实也没再看,就是百无聊赖打发时间,等高冷跟他们打完招呼再让司机停车。

  高冷说了没半会儿,就不由分说地把电话递了过来,“老大说,让你接。”

  向园盯着那亮着的手机屏上“尤智”的名字愣神,是徐燕时接了尤智的电话?她犹疑了一会儿。高冷急不可耐地促她,“快呀!”

  “喂。”她把电话贴到耳边。

  那话那头传来很低沉的男声,是惯有的冷淡,叫她的名字。

  “向园。”

  她微楞,声音清透却莫名消散了她心里的寒气,因为太过久违和熟悉,恍惚间,她几乎要以为这个电话的尽头站着的是,曾经那个高傲的少年。

  她垂下眼,睫毛轻颤,漫无目地飞快刷着朋友圈,“你说。”

  他没有立马开口,而是静了一瞬。

  向园似乎听见有人在电话里冷不丁喊了句:“你走去哪?”

  他似乎走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向园心神不安,朋友圈越刷越快,已经到了三天前的状态,正当她有点不耐烦地锁掉屏幕,想对着电话吼一句你还说不说的时候,那边忽然开口。

  “不是说不喜欢了?”徐燕时一顿,似乎是笑了下:“怎么,不敢来?”

  向园胸口骤然一缩,意料不及的调侃,本来就是一湖搅不清的浑水了,他又从不远处轻轻投来一块巨石。她想过收到那条短信的徐燕时,可能会有千万种反应,不屑、嘲笑、冷淡……万万想不到,他竟然会直接说出来。

  “想多了你,”向园转头看窗外,刚好瞥到附近一家龙虾店,她脱口而出:“我想吃龙虾,高冷说你们吃火锅,我最近上火,吃不了辣的。”

  “好,真不来?”

  向园又纠结了,犹豫半晌转头问司机:“开到哪儿了?”

  司机指指前方路口,“转弯就到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被坑了,徐燕时这个电话打得完全就是拖延时间。人都到楼下了,再打车回去?这个也太尴尬了吧?向园手里的电话还没挂,转眼间,司机已经轰着油门把车顶到楼下了,把手刹一拉,车顶灯一开,仿佛头顶闪着“做好事不留名”的光环:“到了,五星好评,谢谢。”

  ……

  高冷和林卿卿下车,向园还坐在车里,就看见昏黄的路灯下,同样握着电话的徐燕时站在花坛边的伢子上。他人本就高,路灯把他整个人照得干净利落,一身灰色运动服比往日更精神,只是没穿外套,整个人在来来往往裹得跟熊一样的路人堆里,显得单薄了些。

  模样确实出众。

  向园:“看到你了。”

  徐燕时这才朝这边望过来,高冷已经缩着个身子哒哒哒朝他的老大跑过去。林卿卿慢慢跟在后面,一步三回头确定向园有没有下车。

  高冷像条八爪鱼似的,扑进他怀里,被徐燕时冷着脸嫌弃挡开。电话里紧接着传来他的声音:“下车吧。我去买龙虾。”

  这声音没什么情绪,不温柔,更不是什么哄人下车的话。跟“你好”没什么区别,却让向园心砰得跳了下。而重点是,表情明明是冷的,仿佛说这话的,并不是车外那个脸上写着“生人勿近”的男人。

  “好。”

  她收起手机,推门下去。

  ——

  这是个挺老旧的小区,设施也都停留在几年前,不远处就是个老人公园,熙熙攘攘已经聚了一波“换过很多广场却也跳不齐这支舞”的阿姨们……还有遛狗、逗小孩的,人潮汹涌,连路灯都透着人气。

  徐燕时跟他们一起上去拿了外套准备下楼去买龙虾。屋子里已经闹成一团,高冷跟尤智还有几个男生在打游戏,一波吃鸡,一波王者。

  高冷把把拖后腿,尤智几个把把摔手机把人摁在沙发上暴揍,揍完又死性不改地组他。

  林卿卿在陪徐成礼看英文动画片,有好几句没听懂,徐成礼居然都明白了,还在嘀咕,这电影的台词好白痴,给三岁小孩看的吧。林卿卿一脸震惊,怀疑人生。

  施天佑跟张骏在吐槽她最爱偶像剧里的演员,“这个女演员的这个线雕鼻子做得都可以去演射雕了。”

  张骏十年金庸迷,来了兴致,认真跟他讨论起来:“黄蓉吗?”

  施天佑竖起食指,摇了摇,“nonono,演雕。”

  张骏感觉金庸被侮辱,怒了:“那是神雕侠侣。”

  施天佑哦了声,不是很感兴趣。

  ……

  徐燕时下楼去开车,穿得很随意,一身简单的灰色运动衫,白色羽绒服长至膝盖,一双简单白色板鞋,他阔步朝停车场走去,裤管在风中紧贴着他的小腿,勾勒出利落的线条,干净却有力。

  他随手摁了下车钥匙。

  车灯闪了下,解锁。他手刚扶上车门,随意瞥了眼后视镜,顿住,镜子里站着一个人。

  徐燕时没戴眼镜,微微眯眼才能辨认那是向园的身形。然后松了手,人站直,视线却没看着她,侧着头,冲斜后方的姑娘勾了勾手。

  向园手慢慢揣进羽绒服兜里,走到他面前。

  徐燕时羽绒服敞着,一只手拿着车钥匙,一只手揣进裤兜里,低头看她:“找我?”

  向园看了眼四周,反正就是不看他,善解人意地说:“其实,你也不用去买……太麻烦了,我吃火锅就行了。”

  徐燕时哦了声,人松下来,往车上靠,睨着她:“所以,小龙虾只是不敢来的借口?”

  向园咬牙,恨不得拍死自己,她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也……不是。”

  他却索性把整个人的重心都靠在车上了,改成双手抱胸的模样,松散极了,继续漫不经心地落井下石,拿石头砸她的脚:“不是你说让我们放下过去,重新开始的吗?”

  ——咦,她什么时候说过,这人怎么偷换概念?

  “我那是怕你尴尬,给你个台阶下,”向园说着,低头抿了下脚尖,“而且,你也没回我。”

  “那你希望我怎么回?知道了?哦?好的?”

  确实,好像这么回也不太合适。这条微信怎么回,好像都有点奇怪。所以她真是头脑发热,当初就不该这么发,害得两个人本来就尴尬的关系,这下变得更尴尬了。

  “那是我的错?”

  “不知道。”徐燕时往别处瞥了眼,站直身,手再次扶上门把,低头问她:“小龙虾还吃不吃?”

  “吃。”

  徐燕时没情绪地勾了下嘴,兀自打开车门上了驾驶座,向园眼疾手快绕过车头,也钻上副驾,绑好安全带,乖巧地坐直,笑眯眯看着他:“一起去吧。”

  ……

  车内装饰很简单,车也是普通款,看得出来,是真没什么钱。

  徐燕时开车很规矩,不接电话也不玩手机,唯一就是有点懒散,靠在驾驶座上一只胳膊杵在车窗上,单手控着方向盘,连停车都是单手用手掌磨方向盘,典型的老司机。

  两人买完龙虾又去了趟超市,向园问他买什么。

  他没说话,向园在门口等的时候,余光瞥见柜台上插成花状的棒棒糖罐子,她犹豫了一下,见他还没出来,一股做劲冲进去拔了两根,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进兜里。

  服务员以为她抢了什么,差点从柜台里翻出来捉她,向园立马掏手机付款,嘴里还劝呢:“付钱付钱呢。”

  人才翻着白眼刷条形码。

  回程的路上,两人在等红灯,高冷电话催过来,徐燕时懒洋洋靠在座椅上,瞥了眼,没接。

  “干嘛不接?”

  他拎了下羽绒服的领子,重新握住方向盘,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了敲,看了眼后视镜说:“马上到了。”嗓音有点哑,说完他清了清嗓子。

  结果等车子驶过红绿灯,高冷的电话再次拨过来。

  向园直接捞起扶手箱的手机,微微倾身,把话筒贴到他耳边,强行给他接了。

  “听着烦。”

  徐燕时没看她,视线仍在前方,只是抵在方向盘的食指顿了顿,“喂”了声。

  向园手指刚巧触碰到他耳边,跟他人一样冷,指尖碰上,神经骤然绷紧,她浑身毛孔像是过电一般战栗,这男人恐怕连血都是冷的。

  可渐渐,他耳朵竟然热起来,连带着向园的指尖,逼仄的车厢里,莫名起了一股暖风,刚刚紧绷的神经被吹软,他若有似无的说话声盘桓在她耳边,比羽毛还挠人。

  高冷似乎问她在哪。

  徐燕时一边听电话,一边心不在焉打方向,车子拐进一条人烟稀少的小路,很没耐心地说:“跟我在一起,挂了。”

  然后就真挂了。

  向园把手机放回扶手箱,问出了她一直想问的问题,“你是怎么来这家公司的?”

  “机缘巧合。”

  “……”

  拐过几个十字路口,眼前的风景渐渐熟悉起来。

  向园狐疑地看他一眼,“我听高冷说,你在这边似乎,不是特别顺利……有没有想过去别的公司?我可以……找人帮你介绍。”

  徐燕时把车停好,熄了火,拿上车钥匙,终于侧头,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了她一眼,似嘲讽似自嘲:“不需要。”

  说完,他直接解开安全带下车,向园在车上坐了会儿,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刚才真是一时嘴快,明知道他是被关系户给打压的,还在他面前提这个,这样会让他更灰心吧?

  她怎么一碰上徐燕时,就老犯浑呢!

  她忙下车追上去,徐燕时听见后面的关门声,头也不回把车锁了,大步流星朝楼栋走去。

  她哒哒哒追上去,进单元门前,纤细的手臂直接横在那漆黑沉重的破旧铁门上,把人堵了,嬉皮笑脸地叫他名字:“徐燕时?”

  男人冷着脸,低头睨着她。

  向园从兜里掏出刚才在超市买的两根棒棒糖:“你看我从大西北给你带回来什么了?!”

  徐燕时看戏一样,露出一种没见过棒棒糖的表情,神乎其技地配合着挑眉,那表情似乎写着——这哪是大西北买的,月球上的产物都被您带回来了?

  她却欢呼雀跃地在宿舍里上蹿下跳,外加三百六十度原地旋转一百二十圈,好像他答应给她摘天上的星星一样。

  那是他们最年轻最美好的模样。他没有喜欢上她,现如今两人都已成年,还在这名利欲海中打滚多年,看尽人间婆娑与那些过眼成灰的感情。傻子才相信爱情。

  向园低下头,重新打开消消乐专心致志刷榜分。

  沉默片刻,徐燕时站起来,单手抄在裤兜里,另只手拎着本子,硬邦邦的边角在桌上郑重地敲了两下:“走不走?”

  向园下意识回了句:“等下,打完这把。”

  又觉不对,狐疑抬头,撞入那双没什么情绪的眼睛里:“你在等我?”

  徐燕时冷冷一笑:“不然?我花这个美国时间在跟你叙旧?”

  向园窘:“不是……下班了吗?”

  “还有十分钟,”他低头看了眼表,食指敲了敲表盘,“技术部还有个会。”

  向园立马退出小程序,把手机丢进包里,边把耳边碎发随意拨到耳后,边嗔怪地看着他:“你怎么没早告诉我呀。”

  说完,也不等他,率先夺门而出。

  她个子不算高,一米六二,只是有一双黄金比例腿,高跟鞋往脚上一登不知道的以为她有168。完全靠一双笔直匀称的大长腿撑着。

  向园匆匆走到会议室门外,见他没有跟上,有路过的员工跟她打招呼,她觉得要树立自己良好的形象,于是暗戳戳地站在门口,那被人议论了一整个会议的包晃晃荡荡地随意挂在手臂上,两只手在嘴边摆成喇叭状,微微曲着身子调皮地冲会议室门口喊道:“徐燕时,别玩游戏了啊!赶紧,技术部开会呢!”

  她喊完就贴着门口的墙壁等,也没往里看。

  然而那个下午的会议室,徐燕时听完那恶人先告状的话语,半个身子靠着会议桌,双手环在胸前,低着头,难得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

  ……

  向园在门口等了会儿,才见人出来,“你干嘛呢?”

  徐燕时一推眼镜往前走:“在想怎么跟大家介绍你。”

  向园把包捋到肩上,手揣进羽绒服的兜里,不解地仰头看他:“就说我是关系户呗,反正你们私底下也是这么叫我。”

  徐燕时斜睨了她一眼,直白地戳穿她:“难道你不是?”

  “……”向园默,冷冷地直视回去:“你真的有朋友吗?”

  徐燕时不接话茬。

  向园摆摆手,自暴自弃地说:“刚李总不是已经介绍过了吗,你非要介绍就说我是你高中校友好了。”说完又觉得不妥:“算了,还是别说咱俩高中校友了,六中本来也不是什么好学校,咱俩同学别拉低了你的格调。”

  “好。”

  她被嫌弃了。

  在技术部的部门会议上,徐燕时果然没有介绍两人过去校友的身份,完完全全把她当作了新进员工的身份,保持疏离的态度,跟她装不认识。

  等徐燕时简单介绍完,底下一众人等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脸上挂着喜气洋洋的笑容,好像很欢迎她的样子,向园目光审视地环了一圈,真的是汉子帮啊,除了她和另外两个女生,一个部门二十几个人全是男生。

  高冷忽然站了起来,气势咄咄地看着向园:“虽然这个问题很不礼貌,但是这位向组长,首先我对你没有任何意见,我只是想问下,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到你这组。”

  向园甜甜一笑:“因为我跟李总点了名。”

  高冷:“为什么你要点我?”

  你以为点菜吗?你点了我就要上吗?

  向园面不改色地说:“因为你最帅。”

  “好的,组长。”高冷坐下,“欢迎你。”

  一桌子人都被逗笑,连徐燕时都被她机智的反应逗得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有男生觉得向园很亲切也很阳光,特别笑起来嘴角边有颗尖尖的小虎牙完全就是小姑娘的模样。于是放下了一开始的戒备,这帮大男孩其实蛮简单的,行事作风对事不对人。

  徐燕时用食指指节敲了敲桌板,目光一一扫过去,“还有谁要到二组吗?”

  有几个男生给面子的纷纷举了手。

  不过都被向园拒绝了,她笑得尤其坦诚:“我什么都不懂,用不了那么多人,你们该干嘛还是干嘛,我有高冷就够了。”

  男生们暧昧起哄。

  高冷喝水被呛,垫着胳膊假装推眼镜捂住半张脸,脸红了。

  这时,边上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黑长直小姑娘举了举手:“向组长,我可以到你这组吗?”

  刚才大会向园没见过这个姑娘,应该是没轮到开会的级别。

  这回,向园不好再拒绝,不然显得矫情,她点点头:“好。”

  徐燕时看了她一眼,“还有什么要说?”

  向园想了想,“大家加油好好干,祖国的明天在等你们。”

  徐燕时挑眉:“没了?”

  向园抛了个媚眼给他:“剩下的话,咱们私下再说啦。”

  “……”

  底下人又是哄笑。

  皮得要死。

  徐燕时大喇喇地靠在椅子上,手掌虚握着拳随意地搭在桌上,被动地消化了这个媚眼之后,不动声色地从她身上收回目光,完全不睬她,冷漠地叩了叩桌子:“散会。”

  向园悻悻收回目光。

  ——

  然而,让众人跌破眼镜的是——这位兴师动众的技术部“空降兵”在参观完公司的第二天就替两位组员请了年假,带着他们四处吃喝玩乐,耍遍整个朋友圈。

  关键平日里连红白喜事请个假都磨磨唧唧都铁拐李居然一次性批了三个人一周的假期。

  被高冷朋友圈疯狂刷屏的技术部男生们意难平,幽怨地扫了眼自家老大的工位,愤愤不平地纷纷在向园朋友圈留言讨伐。

  张骏:“你是什么神仙组长啊?!!!”

  李驰:“我们集体叛逃,组长求带!”

  施天佑:“楼上两位有点节操,高冷或成人生最大赢家。虽然很冒昧,但向组长,你说因为高冷最帅才选他当你的组员这件事要不要再考虑一下,那天开会我坐在你右边,可能有点偏光,你没看见我。我叫施天佑,了解一下,需要增加组员请第一个考虑我。”

  ……

  尤智:“究竟是什么让你选择了高冷这个矮子,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高冷回复尤智:“老子一七八,除了老大没人有资格说我矮。”

  尤智回复高冷:“哦,另外那八厘米是头皮还是你的脚气?”

  高冷回复尤智:“不废话,王者峡谷等你,赢了一米七八,输了一米八七。”

  尤智回复高冷:“弱智。”

  这边向园准备带高冷和小姑娘去体验飞行伞,带摩托车的那种。这都把高冷高兴坏了,激动地差点吹出鼻涕泡,“是不是跳伞那种?!跟跳伞一样嘛?刺激不刺激?”

  这个季节人烟稀少,说话稍微大声点,整个空荡荡的山谷都是回音。向园蹲在一旁的石阶上玩消消乐,冷风刮得她手指节又白又红,抬头瞥了眼高冷:“你跳过伞?”

  高冷摇头:“没有。”

  “没有跳伞那么刺激。”向园重新低头看手机,“就一辆突突车。”

  高冷:“你跳过啊?”

  “嗯。”

  高冷觉得姑娘有故事:“你还做过什么极限运动啊?”

  向园不答,跟他说了也不懂,她十八岁就蹦极的人。什么极限运动没做过。

  高冷还想继续问,老板过来喊人。

  高冷带着小姑娘裹紧了大衣进入体验营。

  向园从石阶上站起来,对着这满山层峦叠嶂的丘陵拍了张照片,寂静的空山湿润,幽幽谧静,是大自然温柔的回应。

  她把照片发在朋友圈,没配任何标语。也是这会儿才发现自己上一条在鸣沙山的合影已经被技术部宅男们刷了屏。

  她咧着嘴角看完,然后快速给尤智回复了一条:“应该是人性的光辉。”

  尤智秒懂,瞬间回复接梗:“给智障的关爱?懂你。看来我要纠正对你的看法了。你跟我,还有老大应该是一挂的。”

  两人在朋友圈达成了默契的共识,“宅男们”又不干了,集体轰炸向园朋友圈。

  张骏:“为什么只回复尤智?”

  李驰:“向组长看来还是看颜值的,年轻人,气血有点旺哦。”

  施天佑:“我自闭了。”

  ……

  向园抱着手机笑得不行,最后还是决定端着组长的架子颇具安慰性质地给统一回复了一条:“各位好好上班,回头给你们带礼物。”

  向园发完,带上羽绒服的帽子仰头望天。尽管那飞行伞发动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盘旋在空谷上头,她也还是能听见高冷那声嘶力竭地鬼哭狼嚎声——

  “好嗨哦!!!!!!!噢噢噢噢!!!!!!”

  白痴。

  向园在心里骂了句。

  再玩一把消消乐吧,不知道徐燕时那边最高分是多少?

  结果她刚一打开手机,刚才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男人,就发了一条朋友圈,仅仅只是发了一条转发链接而已,“宅男俱乐部”的各位资深会员已经在他底下争相报道。

  张骏:“今天什么日子,老大也发朋友圈?”

  李驰:“时隔八年,我姥爷的朋友圈终于更新了!感动。”

  施天佑:“爱你么么哒。”

  尤智:“怎么了,老大你要参加这个比赛?缺钱?”

  高冷:“不是我吹牛逼,我现在在空中还在回复你的朋友圈。”

  ……

  向园点开那条转发,是一则比赛信息,主办方是韦德航天科技集团,标题是第三届韦德杯科技创新大赛。向园匆匆扫了眼,略过中间那一大段繁冗的专有名词和比赛要求。目光落在最后的比赛奖金,二十万。

  她现在确实很缺钱,这次出来的钱刷得还都是她走之前她哥偷偷塞在她包里的信用卡。

  等高冷跟林卿卿下来,向园把手机揣回兜里,“走,去下一站。”

  高冷乍然一懵,“还走?!你还没玩够啊!”

  本来以为是最后一站,刚才在飞行小突突上他尽情地发泄光了他所有的热情,这会儿连嗓子都哑了,整个人虚弱地扶着林卿卿,嘴唇煞白,腿脚跟踩了棉花似的发软:“组长,明天是咱们最后一天的假期,不能再往那边走了,再过去就边境线了。”

  向园去开车,高冷满头大汗地跟在后面喋喋不休地碎碎念,劝她及时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向园上了车,依旧不搭理他,发动车子,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条发黄又皱巴巴的毛巾往后座一丢,嘱咐林卿卿:“把他嘴堵上。”

  “好。”

  高冷没想到林卿卿这小丫头看着挺文静的,劲儿还挺大,而且她居然从那飞行伞上下来腿也不软,他到底是跟了两个什么怪物出来啊?

  “呜呜呜呜……”

  (林卿卿你给我松开!)高冷疯狂挣扎。

  “不松,组长说了,你废话太多。”

  “呜呜呜呜呜……”

  (你居然听懂了?)高冷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

  这次旅行长达十天,向园又跟铁拐李延了三天假期。

  第八天,她开车进沙漠前,她把记录下的数据一一发给徐燕时。

  “这是我这几天在西北线记录的定位数据,我分别用了两种仪器测量过,一个是维林的PND,也就是前几天你们给老梁那批的便携导航,还有一个是车载导航,其余的是我用百度地图和手机自带地图对比数据,你应该能发现问题。等会进沙漠了,可能会没信号……”

  她本来还想加一句调侃,不用太想我,又觉得不太合适,啪啪啪删掉,加了句:“我是认真来工作的,过去的事咱们不提了,我跟封俊分手跟你没关系。不用觉得尴尬。”

  紧接着,又补了一条。

  “而且,我早就不喜欢你啦。”

  高冷发现新大陆,把截图发到老大不在的王者群里。

  高冷:我靠,老大关注了k神,你们说他现在是不是在看karma的直播?

  李驰:不能吧,他好像说过不打游戏的。他宁可用这个时间多睡一会儿。

  尤智: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是向园被抽为幸运粉丝贴身观看karma打游戏,你想想,karma那张妖孽脸,游戏操作秀到起飞,又那么会撩妹,你坐在他旁边心动不心动?老大作为(自认为)向园小姐生涯里碰到过最帅的男人,有点危机感,也正常的吧。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

  张骏:你们在说什么?

  李驰:小孩子早点睡,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张骏:尤智比我更小。

  尤智很敏感:谁说我小?

  张骏:我是说你年龄……小。

  施天佑:高冷呢?

  一分钟后。

  李驰:你们快看直播,高冷好像疯了……

  一群人火速冲过去围观高冷发疯。

  Karma直播间,弹幕刷得飞快,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弹幕重叠压根看不清谁谁谁在说什么。高冷发什么都石沉大海。然后他破天荒地充了五块钱,换上了闪瞎眼的漂浮弹幕,用上了亮闪闪的卡通字体,字体颜色——绿色。

  【@高冷是你大爷:老大!我知道你在,我人生第一次花了钱的彩色弹幕送给你了。】

  所有人笑疯,但大家都对高冷特意挑选的绿色很满意。

  李驰:高冷,你今晚为什么这么不怕死?

  高冷:你猜。

  施天佑:你又偷喝我的太太精心口服液了?

  张骏:……心疼老大。

  李驰发了个骨灰盒的表情:我看了下,这个你可能要用到,买这种就可以了,反正你矮。

  高冷:滚。

  在众人一片和谐的插科打诨中,尤智忽然理智地发了一条小论文。

  “你们想想,老大如果没在看直播,那他一定不知道今晚高冷在直播间给他刷原谅色绿弹幕的事,所以不存在找不找死,反正他也不知道。但是如果明天老大对高冷动手,那说明他今晚看了直播,那老大一个从来都不关注电竞、也不打游戏的人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去看这样一场直播呢?是因为向园呢?还是因为向园呢?老大为了不让我们抓到他把柄,他就算是心里窝着火,也必定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所以高冷今晚农奴翻身做主人了,被老大欺负了这么久,终于欺负回去了。但我觉得智商这么在线的事情,肯定不是你想到的,是书姐怂恿你的吧,钱也是书姐给你充的吧?你这么抠门,会想到这个?”

  高冷:厉害啊,小尤智。不过有一点你猜错了,钱是我自己充的。

  李驰忽然撤回骨灰盒:6666666,哥玩不过你们。

  张骏:天呐,更加心疼老大……

  ——

  高冷发出那条弹幕的时候,向园也看到了。

  因为karma有点不是滋味地关了麦嘀咕了一句:“这人是不是假粉,在我的直播间刷什么存在感?我怎么那么不舒服呢?”

  向园最近对老大这个词比较敏感,所以下意识抬头扫了眼那条绿油油的弹幕。不过她没想那么多,纯以为技术部宅男们又在日常找死。

  经纪人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玩手机怼他:“花了钱还不是进了你的口袋,你管他为谁花钱,只要肯花钱,你赶紧给我好好直播,再说,你又不是没见过假粉丝,接机的时候,那些脑残粉冲着你喊Few的时候,你不是答应的还挺开心的么?”

  Karma这男孩子有点典型的王子病,又极其小气爱吃醋,完全是小男生心态。一开始相处的时候,觉得这男孩挺可爱的,长得帅游戏打得好,还会撩。时间一长什么坏毛病都出来了,作为一个男生他还有点玻璃心,向园有时候看见骂Ashers的言论,她顶多不舒服一阵,自己消化。

  Karma被人骂,他就自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丑,自己是不是真的菜,向园有时候问他,别人的评价对你那么重要吗?karma犹豫了一会儿说,我觉得挺重要的,因为我就是公众人物。有时候打比赛输了,karma的关注度会比别的选手高一点,因为他粉丝多,黑粉也多。

  所以好几次被骂上热搜,karma直接给经纪人发了一条微信,说要自杀。吓得所有人寸步不离,日日夜夜守着他。他就像是一个极度需要别人肯定的小孩,别人夸他一句,心情美上天,骂他一句就坠入地狱,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来自于别人。

  通过这件事,向园在找男朋友的路上又多了一个结论,男人还是不能看长相,性格太重要了。

  紧接着,又蹦出一个问题。徐燕时这样的,性格算不算好?

  清高,还带点冷幽默?不过他应该不怎么玻璃心吧,遭受了那么多,内心应该很强大才能什么都不说撑到现在吧?

  向园打开微信,这才发现技术部小群里面有她直播的信息。

  所以他是看见了这个才去看karma的直播?

  Karma今晚在直播间撩了一路,操作秀了一脸,她心如止水地看着那些在粉丝眼里秀出天际的骚操作,内心真的毫无波澜。

  然而,却在此刻,心没来由的砰砰跳了两下。

  徐燕时只是有可能在场外看直播,都比karma现场的几百句情话都管用,向园觉得自己可能疯了?

  你喜欢谁,都不能喜欢他呀!

  向园如是告诫自己,手已经开始不听话地调出了徐燕时的微信,在这个界面上停留了有半分钟之久,然后敲下一句话:你在看直播?

  弹幕上有眼尖的粉丝看见这一幕,笑死了。

  【坐在k神身边居然还给别的野男人发微信?我k神好惨。】

  【小姐姐好可爱啊!!!喂喂喂,你醒醒啊!看看我k神啊!!全世界最有魅力的男人就坐在你边上,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此刻,好想看看对面那个野男人到底是谁,能让小姐姐在面对k神这样的男神都心如止水。】

  【人家跟朋友聊天不行?这些女友粉好烦。】

  向园浑然不觉,因为她没想到,徐燕时这次回得很快。

  xys:嗯。

  向园:……你不是说对这些不感兴趣么?

  xys:我再确认一下。

  向园:……

  这个理由,很充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