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重生燃情年代->第435章 十个亿保底?

第435章 十个亿保底?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张松没学过什么饥饿营销,他的商业套路,其实都是土办法、拍脑袋想出来的土招数,但偏偏就是这些土招数,有时候反而契合了MBA里教授的那些高大上的理论知识。

  所有记载于教科书上的销售技巧,说到底,都是从实践中,从土办法中,总结精炼出来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张松这样老一代的成功企业家,其实是后来那些MBA学员的祖宗。

  他始终不肯把红牛拿出来,却偏偏隔三差五派销售员去和对方谈,对方虽然不买,却对于红牛这个产品的印象十分深刻,还有几分好奇。

  紧跟着在年底,梁一飞天价拿下了央视标王广告,虽然普通老百姓并不知道这个广告即将为红牛做宣传,但是在业内,红牛这两字顿时声名鹊起。

  这时候,对于红牛的渴求,已经快要到达了极点。

  央视的广告,终于成为最后的临门一脚。

  几乎就在首播的第二天开始,订单就从全国四面八方向雪片一样飞过来,其中超过80%是来自于之前汇德利开拓出来的省份,今年这些省份的广告让给了哇哈哈,但是央视这个广告一放,立刻就弥补回来了。

  “老张,我真要叫你一声及时雨了。”梁一飞哈哈笑道:“正缺钱呢,要是没这些订单,我都不知道今年该怎么混下去。”

  这话有些夸张,但也是实情,梁一飞现在花钱海了去了,给袁欣然的那点以百万计算的人民币根本都不算什么,央视的广告费用、欠宗卿厚的大几千万,还有准备拿去投资雅虎的三百万美金……这笔钱即便雅虎不要,他也要把它花出去,这两年正是美国互联网开始爆发的阶段,现在投资,将来回报率非常高。

  这些花费的基数而言,岚韵湖和新时代的那点钱就完全不够看了,杯水车薪而已,还是要依靠他的现金奶牛。

  保健品这一块虽然也很赚钱,但毕竟需要时间,而且由于重心转移,保健品大约已经很难成为全国顶级的存在,只能说是一流中上等而已,相对于未来的花费,也略显捉襟见肘。

  恰好此时,红牛的收入恰如其实的接上。

  张松呵呵一笑说:“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你前后做了这么多准备筹划,又是泰国又是央视的跑,这个饮料也的确有效,不好卖才怪。人家不是说嘛,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功夫在幕后。”

  顿了顿,说:“我就是担心一点。”

  “什么?”梁一飞和华山河同时看着他,好端端的,才开了一个好头,难道出了什么问题?

  “我就是容易多想,算是杞人忧天吧。”张松冲华山河呵呵一笑,然后才说:“按照这个势头,今年后面的订单恐怕会越来越多,咱们的生产可得跟上了。不说赚多少钱,第一年是最要抢市场的一年,饮料市场已经被挑动起来,要是货供应不上,市场上青黄不接的,很容易被其他产品把市场占掉一部分,等用户习惯了其他产品之后,咱们再想抢回来市场,那就困难了。”

  “嗯,老张你担心是有道理的,当初做保健品,我之前就有过这样的担心,所以提前生产,后来还开了二厂,可是现在依旧不够用。”

  虽然保健品目前还不是全国顶尖,但是每年也接近十万吨的产量,两个厂子根本生产不过来,幸好蜀中那边的灌装厂规模很大,还没有完全开动,所以和红牛一样,一部分采用原液运输的方式送到蜀中加工。

  蜀中的灌装厂,如果全部开动,满负荷年产量可以达到三百万吨,可以说满足近十年的市场增长需求都绰绰有余。

  说到生产,接下来的话就该华山河接口了,他说:“梁总,厂子这边的原浆生产是问题不大的,之前订单量我和张总讨论过,哪怕再涨几倍,原浆也可以满足,退一步说,厂子周边都是空地,真不行,无非就是提前进口机器。”

  “嗯,那问题在哪?”梁一飞问,如果没问题,华山河没必要讲这么多。

  “问题在运输!”华山河说:“我们这里距离蜀中有上千公里,原液运输又无法走海运,只能走陆运,成本实在太高。”

  顿了顿,脸上的严肃表情缓和了一些,说:“当然,相对于盈利,还是可以接受的,这也不会造成产量跟不上,只是我觉得这些成本应该节省下来,这样用不了两年,节省的成本就足够我们在蜀中建厂了。而且需要考虑到,陆运受到气候、自然以及交通状况影响很大,如果有任何突发情况,都可能导致延迟。再者,路上毕竟是有一定危险的,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原液太值钱,一辆车翻了,几十吨原液就没了,损失很大。”

  “现在浓缩比例是多少?”梁一飞问,浓缩比例越高,那么原液质量所需自然越少,需要运输的也越少。

  “目前的技术只能达到80比1,再高的话,技术跟不上,需要引进设备,但是设备和现在的就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山的,光是设备花费就很大,性价比反而不如现在高。”华山河说。

  梁一飞考虑了片刻,这个问题其实在最初就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他要求快速上马,而当时他根本没有能力,或者说财力,在内地建立大规模的灌装厂,而蜀中那边的老国企非常便宜,近乎白送,帮他跨过了最大的门槛。

  “蜀中暂时还没有精力去建厂,嗯,你怎么看?”梁一飞问华山河。

  “想办法尽量走铁路运输。”华山河说:“之前我已经在联系了,不过现在铁路运输车皮很紧俏。”

  说着笑了笑,道:“今天来,主要就是找您批经费的,需要公关。”

  梁一飞也乐了,说:“我倒是忘了,之前厂子不需要跑市场,给你们的自主经费有限。以后这种事,一次性不超过五十万的,不用向我单独汇报,你自己可以批,报表里体现就可以了。”

  梁一飞对员工大方,不过那是大方在明处,比如工资、奖金这些东西,但是几个厂子的负责人,手头其实没有多大的财务权,何新福和华山河能批准的除了生产之外的特殊经费额度,上限只有五万块钱。

  揉了揉太阳穴,心想自己也是抓得太细了点,该放权的时候还要要放权,要不然这么下去,得把自己累死。

  点了支烟,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张松:“老张,从小看大,年头猜年尾,今年你给我一个什么预期啊?我可是缺钱的狠。”

  张松想都没想,说:“十个亿销售额保底,上限嘛,我也不知道。这年头,市场要疯起来,老天爷都害怕。”

  梁一飞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这个老张,还是有滑头的一面的。

  十个亿的保底?光是拿标王,就花了1.5个亿,十个亿就能保底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