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一品修仙->第一六二章 寻找陈友达、橘猫伤鬼身(真大章)

第一六二章 寻找陈友达、橘猫伤鬼身(真大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分身微微欠身,转身离开。

  秦阳待在原地,静静的等待着,而脑海中似乎也出现了两个意识,看到的画面,感受到的画面,都变成了两个,一个本尊的视角,一个是分身视角。

  亲身感应,秦阳才知道,为何自己只能分出一个这种最强的分身……

  五感如同自身一般,太真实了,如同将一人劈成两半,消耗倒还是其次,这种分裂感,实在是太别扭了,神魂不够强,意志不强,神念不强,再贸然分化,可能就真的会疯掉,因为完全操控不过来。

  一般时候倒还罢了,战斗之时,贸然突破极限,多分化出一个,可能结果便是反应变慢,被人活活打死。

  微微闭目,感受分身看到听到感受到的一切。

  分身手握一卷墨箓,脚踏金光,飞速前进,沿途死寂一片,一个活人都没见到,秦阳暗暗纳闷,这人都死哪去了?总不至于都死完了吧?

  转了半晌之后,再次拐过一个拐角,才见地上躺着一具尸体,脑袋犹如烟花一般炸开,血肉沾满了墙壁。

  走到尸体前,秦阳忽然生出一个念头,慢慢的探出右手,触碰到尸体……

  可惜,什么反应都没有。

  “果然,我的天赋神通,只有我的本尊能用。”

  分身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神情一怔:“咦,这不是去后花园的路么?”

  分身继续走,走到后花园的入口,迈过大门,率先看到的便是一片破败,还有中心那座石台,小七曾经受难的那座石台。

  只是进去两步,分身的脚步便微微一顿,破败的只剩下黑白灰三色的后花园里,一抹湛蓝如同刺目的烈日一样,骤然出现。

  “海妖!”分身不受控制的惊叫出声。

  海妖仙子赤着双足,自破败的深处走出,眼神冷淡而平静,犹如一潭死水,目光只是淡淡瞥了分身一眼。

  “分身?”

  两个字落下,海妖根本不等秦阳说话,修长的食指,轻轻一弹,一点灵光乍现,这一点似是萤火的灵光,眨眼间,便击中分身眉心。

  “噗嗤……”

  分身的脑袋,骤然爆开,身体也随之炸成一团齑粉,就连分身消散之后,恢复成的那根头发,都随之化为齑粉,彻底消散无踪。

  海妖仙子轻轻嗅了嗅鼻子,垂目沉思,良久之后,才喃喃自语。

  “有一点点很淡很淡的香味,是这个人么?”

  ……

  另一边,闭目的秦阳,豁然睁开双眼,面带一丝惊骇,连退三步,脸色都有些发白。

  “卧槽!”

  海妖仙子,竟然真的没死?

  第三身已经陨落,按理说第一身海妖,第二身小七本尊意识,统统都应该死了。

  之前还只是猜测,没想到,竟然真的亲眼见到海妖仙子了。

  她竟然真的没死!

  而且她的手段愈发可怕,心性也更加可怕。

  在记忆场景之中见到的海妖,杀人如麻,可终归有一点情绪,带着一丝怨气的疯狂,那终归可以算是一个能见到的修士,狠辣无比的修士……

  可这次见到的海妖,目中的神光,波澜不惊,没有半点怜悯,也没有疯狂,见面就下杀手,就似路边随意踩死了一只蚂蚁,不会有丝毫关注。

  秦阳面沉似水,黑的快要滴出黑水了。

  直接逃走么?

  别的逃走之法,没有找到,可是海天神泉那里,倒是很有可能,可以直接逃到海底,只是不知道那里的海底到底有多深,会不会被水压活活压死,也不知道外面会遇到什么凶猛的海中妖物。

  可终归比这里安全。

  但自己就这么逃了么?真的不管陈友达这个温室里的咸鱼二世祖么?任由他在这里等死么?

  纠结半晌,秦阳一声长叹:“老子果真是不适合当一个自私自利的魔头,这怕是前途暗淡了……”

  想想跟陈友达相识,自己的目的说难听点,就是目的不纯,心存利用之心。

  可是人家却的确是真诚待自己,陈友达傻了点,单纯了点,心底着实不坏,这点尤为难得。

  当初他逃出记忆场景的时候,听不到声音,可是自己却记得清楚,他一点自己逃走的喜悦都没有,反而疯狂的想要留下,反而因为自己逃不掉而焦急不已。

  若是现在,自己孤身一人逃走,让他在这里等死,甚至有一条可能离开的活路,都瞒着他……

  自己心里这关都过不去。

  至少,一起进来的,一起走。

  “罢了,还是先找到陈友达吧,我来到这个世界,不强求闻达于世,不强求长生不死,但求心安。”秦阳微微垂目,喃喃自语,声音慢慢变大。

  直到最后一句念出,秦阳睁开双眼,目光清澈,神光如水,绽放出湛湛神辉。

  心中一片平静,精神如同沐浴甘霖,变得纤尘不染,念头通达。

  “哈……”秦阳摸了摸脑袋,眼神清澈,充满灵性。

  “果然,老子当不了纯粹的坏人了,不过,当个不纯粹的坏人也挺好,坑蒙拐骗,挖坟掘墓什么,该干还得干,现在么,先去找到陈友达吧,让这条咸鱼历练一下就行,别真死了,以后还得借他的手干事呢。”

  走出地下通道,秦阳脚步一顿,把乌贼揪出来,随手将其丢进通道里。

  “说好的,只要逃出来,我就放你自由,现在有离开的机会,我不能继续拉着你冒险,你去找噬魂兽吧,你没有神魂,它不会吃你,而且说不定它什么时候想通了,就会离开这里,到时候你抱着噬魂兽大腿,一起离开,应该也能活的很好,说不定以后也成为什么强者,我再来抱你大腿。”

  “你想干嘛?”乌贼伸出触手,挠着脑袋,只是从它舞动的触手来看,它倒是挺开心的。

  “行了,你别管了,走吧,我的承诺也完成了,你下去之后,最好好好劝劝噬魂兽,让它早点走,它不走,就只有我一个人能从海天神泉离开这里。”秦阳挥了挥手,催促乌贼快走。

  “你不用我带路了么?这里可只有我最熟悉。”

  “我又不是瓜皮,走了这么多次,差不多都能记下了。”

  “噢,那我真走了?”

  “不想走也行!”

  乌贼挥舞着触手,跟秦阳告别,欢快的顺着阶梯冲了下去。

  秦阳挥了挥手,笑了笑,关闭了这里的机关。

  转身之后,绕过了刚才分身走过的道路,选了另外一条路,然后揪下十来根头发,放在掌心一吹,头发飘落,化作一个个分身。

  只是这些分身,比之刚才化出的一尊最强分身,差了可不是一点半点。

  刚才那尊分身,起码还有一般筑基初期修士的战力,还能用易形术等一些较弱的秘术,而这十几个分身,顶多只有养气一二层的战力,比凡人强一点而已。

  而且为了照顾实力,这些分身的模样也极为怪异,独眼无鼻,独耳无口,分身术的妙用,也丢失大半,只有等到分身溃散,才能知道分身经历了什么。

  不过也好,这些分身无法使用易形术,只能维持秦阳本来的样貌,现在这怪异模样,谁要是还能将他们跟秦阳本尊扯上关系,那自己也捏鼻子认了。

  “去吧,找到陈友达,立刻汇报。”

  派出去分身寻找,秦阳自己也慢慢踱着步子,向着远离后花园的方向前进。

  海妖没死,那自己惹不起躲得起,只要找到陈友达,就带他逃离这里。

  当然,前提是,噬魂兽被忽悠瘸了,真的离开这里了……

  这样才最安全。

  行走在路上,秦阳暗暗琢磨,也不知道花想容他们,在第三身的葬身之地,玩的开心不……

  ……

  海边渔村,花想容、杨帆、江川,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回到入口的位置。

  却依然毫无所觉的当成第一次进来。

  例行的寒暄,几人继续如同之前一般,进入渔村内,花想容依然是一个一个的寻找这里的房子。

  在里面寻找第三身所在,只是这次,她进入一座宅院里寻找的时候,一不小心将一座摆放在床头的花盆碰掉了。

  她也没在意,转身就走,继续寻找下一作宅院……

  待花盆落在地上,摔碎之后,立刻触发了这里的底线,一切都随之凝固,所有的一些都恢复原状,所有人也再次回到入口的位置。

  这种很快就开始的循环,随着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循环的越来越快……

  一炷香的时间,便循环了三次……

  有新来的修士在礁石上发现了矿石,想要挖……

  有新来的修士一脚踹碎一座宅院的大门……

  也有人看到做好的海鲜汤,尝了一口……

  于是,任何损坏这里任何东西的动作,破坏这里永恒状态的动作,都会触发底线……

  就这么被猪队友坑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终于,这一次,花想容运气不错,终于找到了第三身的住所,躺在房顶晒太阳的肥橘猫,一个翻身落在她面前,对着她呲牙咧嘴的恐吓。

  “就是这里么!”花想容冷笑一声,后背上一丝丝鬼气蒸腾而其,透过衣衫,在其身旁,化作一尊枯瘦的鬼物。

  鬼物青面獠牙,面目狰狞,形如一尊乌黑的干尸,披着一身破旧的黑披风,周身透着浓郁的死寂鬼气。

  “拦住这只死猫!你应该知道,你我一体,我若是失败,我们都不会有好结果。”花想容对着鬼身一声低喝。

  鬼身低吼一声,鬼气弥漫开来,鬼物哭嚎惨叫的声音,骤然响彻天地,黑气之中,无数死的凄惨的鬼物,狰狞嘶吼着,一起冲下。

  肥橘猫的瞳孔慢慢收缩成一条细缝,张口一声中气十足的猫叫。

  “喵。”

  霎时之间,翻滚的黑气一顿,无数鬼物的动作也齐齐一顿,而后所有的鬼物,犹如被一股无形的恐怖力量吸引,黑气化作龙卷,倒卷而下,没入到肥橘猫口中。

  肥橘猫一口将这无数鬼物吞噬个干净,而后那肥嘟嘟的身子一晃,瞬间消失在原地,嘴巴骤然变大数倍,一口咬向鬼身。

  鬼身闪躲不及,一只手臂被肥橘猫咬在口中。

  “噗嗤……”

  鬼身的右臂被肥橘猫一口咬断,顺便吞噬掉。

  而正在这时,花想容的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青白光辉,冲向肥橘猫身后的房子。

  冲进去之后,立刻见到第三身倚在桌子上,像似在打盹一般。

  “死身!”花想容目中露出惊喜的神色,一指抵在眉心,随意一扯,一枚灰色的符文飞出,没入到第三身体内。

  只是跟着,却见那枚灰色符文,穿过了第三身的尸体,绕了一个圈之后,重新飞回到花想容的眉心。

  花想容如遭雷噬,呆立当场,整个人都傻了……

  “不可能!不可能!”花想容尖叫出声,整个人像是瞬间失去了力量一般:“第三身已经死了,怎么可能无法化作死身,不可能的!”

  肥橘猫瞬间出现在桌子上,目光盯着第三身看了一眼,再打量了一下花想容,目光中若有所思,而后坐在桌子上,眼中带着一丝嘲笑,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然后随意的轻轻一拨桌子上的一只茶杯……

  “啪嗒……”

  茶杯摔碎,一切都随之变得静止,所有的人,再次回到入口,被损坏的茶杯,也再次恢复原状。

  肥橘猫抖着一身肥肉,跳下桌子,重新跳到房顶晒太阳。

  而后张口打了个嗝,一口黑气溢出,消散在半空中。

  肥橘猫又抖了抖身子,一脸恶心的张口一吐,半截鬼身手臂被吐了出来,被肥橘猫一巴掌拍的飞出去。

  重新跳下房顶,肥橘猫将脑袋埋进水中,摇晃着脑袋漱口,半晌之后,肥橘猫才一脸恶心的晃着脑袋,就像是吃到了一坨狗屎。

  另一边,一群人重新回到起点。

  花想容的面色惨白,待看到旁边飘着,少个右臂的鬼身之后,脸色大变,又是惊骇,又是疑惑。

  鬼身怎么出来的?什么时候出来的?为什么会受伤?

  明明是鬼身,纵然少了一只手臂也无妨,鬼气重新填充,凝聚成型即可……

  可是此刻,却感应的清清楚楚,鬼身根本无法恢复右臂,而且伤口处,鬼气在不断逸散,无法止住。

  再次感应了一下,竟然发现体内早已经凝聚出的死身符文,已经动用过了……

  一时之间,花想容意识混乱一片,呆立在这里,满脑子都是疑惑。

  一旁的杨帆,目光闪烁的盯着花想容和鬼身,看了半晌之后,缓缓开口。

  “我想,我们都已经中招了。”

  其他人一起望来,杨帆也不隐瞒,摇了摇头:“我们还是离开吧,那位可怕的女人,让我们来这里拿东西,这么容易就进来,她为何不自己来,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因为这里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

  “什么意思?”花想容收敛心情,面色有些阴沉。

  “我的师门有一座宝库,内有强者布下的强大禁制,门下弟子立下大功之后,可以赏赐他们进去挑选一件宝物,只要拿到其中任意一件东西,立刻就会被送出去,而且会忘却宝库内的一切,宝库之中一切讯息,皆不会泄露。”杨帆指了指眼前的一切,而后打量了一眼花想容。

  “我也曾听说过,有强者建立自己的墓地之时,也会用到此法,他们不会建造正常墓穴,而是将生前最熟悉最珍视的一切,重现在自己的陵寝之中,这里的一切都是永恒不变的,任何损毁,都会让一切重新回到最初的状态,任何盗墓的人,都难以有所收获。”

  丢下这句话,杨帆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花想容面色阴沉,看了一眼身旁受伤的鬼身,心里已经信了大半,可是却还是不甘。

  “难道就没有破解之法么?”

  “有,强行打破这里的永恒。”杨帆嗤笑一声,指了指鬼身:“若这里真葬有一位强者,能有这种手笔,起码强出你三个大境界以上!而且,这位肯定有守陵护卫在,无论你想干什么,都毫无机会的。”

  杨帆转身,脚步不停,迈入石门消失不见。

  瞬间,花想容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眼中就似失去了希望一般,一丝绝望犹如毒素,飞速蔓延。

  强行打破永恒,意味着要有一击毁灭这里一切的实力,不然的话,纵然毁灭大半,也会瞬间恢复。

  江川面无表情的离开,其他修士,也跟着一起离开,但也有不信的人,依旧留了下来,包括最不甘心的花想容……

  一群人离开石门,江川沉声道:“我们也想法设法离开这里吧,我们已经不知道在里面待了多久了,若是真有轻灵之水在,也早应该找到了,这里毫无机缘,危险却重重。”

  “不错。”杨帆也点了点头,四下打量:“先找到雷猴吧,他出去应该有不短的时间了,也不知道如何了。”

  这句话刚说完,杨帆的神色就微微一震,眼中带着一丝震惊,伸手一番,手中拿出一个三指宽的小木盒。

  打开木盒,就见木盒里放着一根金色的猴毛,只是随着木盒打开,便见这根金色猴毛,慢慢的化为齑粉……

  “雷猴……陨落了……”杨帆声音艰涩,慢慢的念叨出声,面上满是震惊。

  “那位可怕的女人?”江川波澜不惊的面上,也终于露出一丝震惊。

  雷猴的实力,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甚至知道,雷猴似乎曾经受过重创,实力暴跌,顶多只有原先一成实力,可是纵然如此,全力之下,也能发挥出堪比灵台修士战力。

  现在,雷猴竟然死了……

  杨帆面色阴沉,掌中发力,轻轻一捏,木盒粉碎,而后面无表情的道:“我们离开这里吧。”

  江川点了点头,只是心中却莫名一寒,此子当真是果断,骤然得知最亲近的亲随身亡,立刻就能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断,甚至都不愿意冒险追查一下,当真是无情。

  师妹如此信任此子,相信他能寻到轻灵之水……

  纵然最后能尽祛沉珂,说不得也不一定是好事……

  江川暗暗叹息,可是此刻,却不得不如此,毕竟杨帆,已经是最大的希望了。

  两人离开石门,继续前进,寻找破解之法。

  只是刚走出去没多远,却见海妖仙子,赤足行来。

  两人身子一僵,立在原地没有动。

  “有一个身上有香气的人,你们见过么?”海妖语气平淡,眼神波澜不惊,随口发问。

  “没有。”江川摇头。

  “这里所有的人,你都亲眼见过,若真有这么一个人,自然是之前从未见过的,我知道有两个人,是之前你未亲眼见过的,我可以帮你抓来,我希望你告诉我,雷猴的尸体在哪。”杨帆沉着脸,语气平静,就像是说别人,一点怨气,一点恨意都没有……

  哪怕海妖真的杀了雷猴,他也不在意,只是想要雷猴的尸体。

  “不知道。”海妖扫了一眼杨帆,语气依然很平淡:“既然你见过,那去找到他。”

  “死活不论么?”

  “死活不论。”

  杨帆点了点头,转身就走,江川跟在后面,望着杨帆背影,心中寒意更盛,是多么无情冷酷之人,才能做到这么不动声色,见到仇敌,竟然半点恨意都没有。

  走远了之后,杨帆的面色才慢慢阴沉了下来。

  “雷猴不是她杀的。”

  “嗯?”

  “以她这等强者的骄傲,她纵然杀了,也不会否认,她说不知道尸体在哪,自然不是她杀的,甚至于,她之前是何等的骄傲,连一句话都懒得理会我等,只是吩咐做事而已,我等多说一个字便是死,可是这次,竟然跟我们对话了,那就证明一件事,她要找的人,对她极为重要。”

  “之前没有出现在她面前的人?”

  “没错,之前雷猴率先离开,必然是得到我的吩咐做事,我会让他做的事情,只有战斗杀人,我们见过的人,没有一个是雷猴一合之敌,既然不是这个可怕的女人,那么雷猴陨落了,必然跟我要雷猴去追杀的人有关,一个我们没有在那个可怕女人那里见过的人。”杨帆眼中付出一丝杀机。

  “找到他,杀了他,无论是因为他找到关键所在,还是雷猴的死于他有关,他都得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