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网游三国之大汉雄风->四十六 推演入瓮

四十六 推演入瓮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妇人此时方惧怕,战栗不能言,计数得女人两千三百人,其中不少汉人女子,全部用长绳连起,驱赶牛羊,责令二百士卒押送回平城,此地距离平城关隘不过百五十里。沿途无人,不虞出事

  。

  收获帐篷数百顶,战罢将士有些疲累,正好就地安营。

  田丰道:“鲜卑、匈奴难灭,皆因其机动性强,随处可居,主公今单兵突入,正和其道,如此精兵,无可当着,只要小心被大军合围即可。”

  叶风以为然。斥候散出两百里,梯次回报。

  次日继续进发,凡此十数日,灭杀鲜卑部落二十余个,深入大漠数百里,不可避免有走脱者,叶杀神凶名始流传草原。四方震动!

  日律推演亲帅一万大军觅踪追剿,叶风闻报冷冷一笑,一万人!送菜的吗?

  既然来战,那就收下这份大礼,叶风也不敢过于拿大,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万一左一万右一万的被困住,还是很危险的,大将不用担心,士卒就难保了!纵然可以复活,那得多少钱啊!

  于是率领将士缓缓南撤,传令沮授于平城北百二十里处山间做好埋伏,叶风这里杀一下,那边宰一回,将推演大军引入毂中。

  沮授早作准备,命挖深坑,士卒皆藏其间,上铺硬木,置茅草覆盖,外观一般无二。推演军前部斥候没有看出端倪,几日的追击一无所获,稍显疲惫,如今兵临汉境,必是汉军惧怕而走。

  一万骑兵昂扬前进,在他们眼中汉军不过是豚犬之辈,早先得势不过是偷袭了几个小部落而已,我兵锋到处还不手到擒来!趁机打过雁门去也未可知。

  再往前进,斥候回报:“前面有谷道,汉军安营于最里面的山坡之上!”

  推演猖狂笑道:“汉军以步兵逃避,我以骑兵追击,能撑到如今已是难为,必然是疲惫之极,不堪前行,欲借谷道阻止我骑兵冲击,螳臂岂能当车!几日辛苦没有白费,儿郎们,给我一举拿下!”

  将士闻命,皆呼啸前进,前面,有汉军大好头颅等待斩杀,军功,已经在招手了。

  鲜卑入寇抢掠平民钱财,不记军功,只有像此时斩杀正规汉军才能升职,除大人,大当户那些高官,其余的都尉、百夫长、千夫长等基层官吏都是累功升迁,官职高了才能分到更多的战利品,才能壮大自己的部族。

  骑兵速度第一,不多时就已冲到山脚,山脚有一片不大的开阔地,数千人聚齐,纵马出击,借势上山,后军相继赶到,发起冲锋。

  再有百余步就可以骑射了!鲜卑士卒皆兴奋大叫,不甘人后!

  陡然!

  平静的山坡上参差斜竖起数千根木桩,前头削尖,密布山坡。大批战马不及躲避,轰然撞上,木桩透胸而入!

  前面战马哀鸣倒毙,后面骑兵哪来得及勒马,接着踏过……

  第一批士卒十不存一!

  后军惊惧,想要聚拢,却见木桩起处,蹿出一两千士卒,反向下冲,士卒皆重甲,刀箭难透,个个身边煞气凝聚,不知杀了多少人才能这样,气势骇人!

  山上飚下四骑,后随数百骑兵,其余士卒皆原地不动。废话,运输队岂能打仗。

  为首一人,白马银枪,皂罗袍,犹如猛虎下山,眨眼间撞入阵中,长枪起处,金白色光芒激发,五六十人,人间蒸发!

  推演看见倒吸一口凉气,此人强悍,急命亲兵前去抵挡,普通士卒不可能挡得住,唯有亲兵或能相抗。

  命令刚下,其余三骑也到阵前,三人呼喝一声,双刀一戟劈出,两道白光随着一道金光宛如怒龙出海……!唰!

  三步宽,五十步长,空间内无一活物!

  日律推演额头大汗唰的就冒出来了!

  四名王者之上的武将!这……!

  再看其余士卒,对上汉军士卒,竟然没有两合之敌!喘息间的功夫,死伤三千余人!

  这是汉军?

  ……

  推演嘶声大叫:“撤!”

  亲兵也急忙大喊撤退,即使不喊也没有前冲的了……军功重要,可是性命更重要!

  一万大军气势汹汹而来,剩余七千不到,仓惶北遁!

  鲜卑军逃遁,霸王军和陷阵营并不追击,留下打扫战场,叶风四人率领骑兵尾随追杀,赵云马快,一直在敌军阵中杀来杀去,叶风等只能用弓箭射击。败军不时有惨嚎落马者。

  两侧有山,中间谓之为谷道,山路崎岖,骑兵不良于行,只能挤在谷道中逃命,谷道狭窄,骑兵逶迤数里。

  见追兵甚少,推演直欲反身回杀,奈何敌军中几员大将实在难当,只得长叹一声,跑在最前面。

  ……

  眼见距离谷道出口不远,日律推演悬着的心放下一半,只要到了大漠,骑兵四散,追歼极难,至少还能保留一半。

  哗……!

  打破了平静,前面谷口扬尘四起,尘土散去,只见拒马层层叠叠,其后大盾伫立,瞬间,一道盾墙建成!

  当中一员女将,英姿飒爽,美艳不可方物,不是灵儿又是哪个……,看似与人无害,实则也是这样,灵儿还真没杀过人……

  人,很是柔弱,可是再看坐骑……推演差点掉下马来!刚放下的半个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一只狼,一只白狼,好大的白狼……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雁门太守麾下的白狼王?

  小白亮过相了,已经传遍了草原,所以鲜卑人没有继续攻打雁门,重兵压向幽州,军方的铁血部战斗的非常惨烈,小白之威可见一斑。

  推演部都知道这并非天狼神,是以没有下马叩拜的,但是心里的惧怕显于颜色,面色乌青,冷汗淋漓!

  狼,坚忍不拔,残酷无双,天生的强者!

  草原人不怕狼,可是怕狼王,他们与狼争斗,也与狼共处,把狼作为图腾,他们崇敬狼的坚忍,佩服狼的凶狠,和狼抢食物,向狼学捕猎,亦师亦友亦敌,以狼为荣,自认为是天狼神的后代。

  如今的小白不说实力如何,身长两丈,高近一丈,单是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就让人感到压迫。这么威武雄壮的白狼王却成了一个女娃的坐骑!日律推演深深的忌惮,而不下惊怕之余却又羞愤之极……伟大的白狼王怎么能被人骑着!还是被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骑在胯下!

  这,绝对是侮辱!对天狼神最大的侮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