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海洋传说之魔法王子->第17节 一个噩梦

第17节 一个噩梦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晋永握着剑,从长廊的柱子后,走了出来。

  “我叫阿超,见过18师兄。”说完,魔禁超警惕地握紧了手中的佩剑。

  “晋永,你伤好了?”玄枫边说边紧握腰间的佩剑,他也感到晋永目透凶光,充满杀气。

  “大师兄,我伤好了,可是心还很疼。”晋永幽怨地说着,目光始终紧盯着魔禁超。

  “晋永,蔓儿是花妖,杀戮太重,你该忘了她。”玄枫安抚道。

  “杀戮太重?”晋永重重地质问,指着魔禁超,说“一切杀戮因他而起,他什么罪都没有吗?”

  “晋永,你冷静点,你这是什么逻辑?”

  “你为何不去死?”晋永越说越激动:“那天如果我不顾一切地杀了你,那样就不会有人死了。”

  “晋永,你这是不分青红皂白。”

  “不分青红皂白的是你们!蔓儿不是妖,她不染尘世,只是个初生儿,学人笑,学人哭。”

  “蔓儿的事,我也觉得惋惜,你想怎样?你有办法救回蔓儿吗?”魔禁超冷静而柔和地问,面对一个疯子,只能顺着他的思路,不能刺激他。

  “救回她?怎么救?人都死了!就算她有错,也是因为被教唆的,她什么都不懂,你们为什么不能原谅一个孩子?”

  “她杀了10……”魔禁超阻止玄枫说下去。

  “她是个孩子,没来得及感受世间就离开了,很可惜!但是人死不能复生,她生前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她未了的心愿,就是杀你。”晋永恶狠狠地大喊,剑已出鞘正要向魔禁超挥去,却被玄枫一声喊停。

  “晋永!”玄枫一声吆喝,伴随着揪心一疼,眼前这个已经为爱疯狂的人,是和自己一起长大,情如兄弟的亲人,竟然变得如此丧心病狂。

  “你确认这是她的心愿?”魔禁超没有退缩,冷静而缓缓地问。

  晋永有些迟疑,想了一阵,用力点头“是”。

  “这是教唆她的那些坏人的心愿,你对她真的了解吗?”魔禁超继续发问。

  晋永又想了一阵,放下了举起的剑,无力地转头,拖着剑边走边自言自语:“她的心愿是什么?”

  玄枫和魔禁超才松了一口气。

  饭桌上,晋永躲在一角发呆,一口一口把白饭塞到口里,并没有夹任何菜。华英把菜夹到他碗子上,他好像触到电一下,神经一绷,整个碗都丢在地上,匆匆离开了。

  玄枫:“晋永曾说,华英和我都是他的亲人,他重要的人。”

  魔禁超:“华英杀了蔓儿,晋永心里有了隔阂。”

  “是的。”玄枫长叹一声,摇摇头。

  华英默默看着晋永离开,才慢慢转身,放下未吃完的饭,失落地离去。

  玄枫放下碗,他也无心吃饭了,追了出去:“师妹!”

  魔禁超看在眼里,他把饭菜都吃了,他无法理解,一同长大、十几年的情义,居然不及一个相识不到1个月的人。蔓儿的迷香为何如此厉害?已经半个月了,仍旧解不了晋永的痴,解不开他内心的结。曾经有志向的朴实少年,如今变成自暴自弃、六亲不认。

  成为弟子后,居住条件好很多,拥有独立单间,房间虽算不上豪华,但是也是雅致,用的、吃的、摆的一应俱全。

  夜里,人在梦乡正当甜。魔禁超又来到枫叶林,他潇洒地挥舞长剑,金子般的叶片璀璨而下,犹如漫天坠下的流星,人、剑、境融一,就正当魔禁超陶醉其中,突然,寒光射出,一把利剑直刺入他的腹部,血缓缓流下。一双充满疯狂的血丝之眼正恶狠狠地盯着他。

  是晋永!晋永疼苦又幽怨地说道:“你为何不去死?”

  不对,这个声音不是晋永的,很熟悉的声音,到底是谁呢?魔禁超承受这疼苦,艰难地眨了几下眼。晋永居然变成了玄枫!随着抽走的剑,血任性地溅出,玄枫盯着血染的双手,无力地问:“为何要杀她?”然后一屁股坐在枫叶上,最终声嘶力竭高喊:“她有什么错?”

  嘶心裂肺的喊声震动的不仅是整片枫林,还震撼着魔禁超的心灵。魔禁超从梦中惊醒,不停喘着粗气,大汗不断滴下,过了许久,才渐渐恢复意识,发现手上的床单已经被揉破,原来他还坐在温暖的床上。原来是梦!幸好只是一场噩梦!

  寒夜冷清,即使盖上厚厚的被仍然觉得阴冷,魔禁超卷缩在被子中,还是冷!今夜已经无法入眠,每当合上眼就看到玄枫绝望的眼神,还有被血染红的枫叶。推开窗户,任由寒风侵袭,晨风伴随着露水的湿气,打在身上、脸上,让人冷得打震,却反而让他心里舒坦些。

  他不是怕做噩梦,他也不是第一次做噩梦,他是害怕看到玄枫绝望的样子,这些日子,玄枫对他的信任,即使他被大家怀疑,玄枫丝毫没有动摇地信任他、维护他。玄枫是用真心实意,掏心掏肺对待他,这份情,这份信任,一旦遭遇叛变,会是何等巨大的毁灭性冲击?

  如今晋永的疯狂,不仅是因为失去所爱,而是最亲的人毫不留情地杀了他所爱的人,如其说他想不通,倒不如说是遭受了毁灭性的伤害,身体伤好了,心已经彻底破碎,因为不知这个世上还有谁可以再相信了。

  幸好只是一场噩梦!

  玄枫和晋永毕竟不同,玄枫的事还没发生。

  “到底我错杀了谁?”魔禁超思考着梦境,如果是以前,做了噩梦,他并不会在意,但是如今,他无法不在意,因为玄枫是这么信任他。

  “到底我错杀了谁?”魔禁超努力推敲着,玄枫母亲已经离世,可以排除,父亲是庄主,难道会杀了庄主?不对!玄枫那双布满血丝的深瞳中,不仅有绝望还有裂碎的柔情,是幽怨而带着万念俱灰的神色,和晋永举起剑看他的时候很神似,那是失去爱人的疼苦。

  “我会杀了他爱的人?难道还会再出现下一只妖精来迷惑人?”魔禁超作出大胆地假设。预知未来的幕后人到底还会有什么阴谋?目前虽然风平浪静,但是每当想到还有幕后人的存在,总有一种极度不安的寒冽感。预知未来,意味着此人洞悉他们的一举一动,包括他们所不知道的事。想到这里,魔禁超不由得冒出一身冷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